卓尼普


斗指西南,洮水东去

这一排排松柏长得端端正正

山脚下的河水,又涨了几分

母亲就像一只栖居的孤鸟

又要从高原回到城里来了


北方的秋意,已经十分浓郁

四野的草木正在走向凋敝

兄弟啊!写给故乡的颂词尚未成句

留在村口的童年,早已满脸苍色


一轮圆月里,就听到了

斧镰开刃的叹息



尕秀


万人锅庄已经曲终人散

踩着夏泽滩的秋天匆匆而来

哥哥,尚未散尽的露水

浸润着人世的温情


抵达尕秀的时候,天空

一如既往的万里无云

那么多的人来了又走了

那么多的语言里

八十二岁的阿伊丹珍措说

家里有点口角,她今天心情不好


十四年后,尕海湖畔

早已忘记您美好的名字

姜托措,几只水鸟来自远方

辽远的天空下,铁丝围栏

收留一抹蓝色的忧伤



扎尕那


坐在高高的青稞架上嗑葵花籽的

红衣少女,早已老成了奶奶的模样

白龙江两岸的青稞熟了

丰收后的大地,如此疲惫


茂密的次生林里,松柏和紫桦

都在以年轻的方式葳蕤成长

曾经顺流放筏的那个男人回来了

安静卸下骨殖的地方

金顶上落下一层薄霜


人声鼎沸的扎尕那

是天上跌落人间的村庄

返乡的兄弟,剃落的长发

是深埋石匣里的最后一个秘密



冶力关


从明代开始的那场大雾

尚未散去。盛开在金盏菊里的

庙花山,十七户老乡已经迁到山脚下了

翻过一道山梁,阿玛周措

或者冶海,露出安谧的笑容


说普通话的赵闹格曼

对着镜头谈笑风生

池沟村,古老的木车轮毂

挂在墙上,突然想起

一个远方的朋友

微雨就落了下来



美仁


在草地上盘膝而坐

天空和云朵就一起低了下来

一场雨,落在美仁草原

便遇见了久违的前生


在甘南

既不是过客,也不是归人

在人世

必将是过客,也会是归人



曲告纳


一场大雪,过早落在青藏的八月

一场洪水在甘南以南继续肆虐

松动的坡体,接连跌落马路中央

我们要去的地方,仍旧没有方向


“斗指戊。鹰乃祭鸟,天地始肃,禾乃登。”

北方的天气,说凉就突然凉了下来

那么多的村庄浸泡在泥水中

庚子年的处暑,又能拿什么

最后完成,颗粒归仓?!


满地的泥泞被四方的温暖铲除

一个人,默默等待

雨过天晴,把骨缝里的

所有水痕,仔细擦干



扎古录

 

从远处归来

雅鲁寺的诵经声刚刚歇息

三河交汇的桥头

碰见你,就碰见了

轮回中所有的记忆


那个拍电影的长发男子

刚走出梦中的“塔瓦镇”

名叫德吉的美丽姑娘

就已经在明月下颂唱

二十一度母礼赞了


带来美好讯息的异乡客啊

你的茶杯还没有散尽余温

这个秋天,说来也就来了

——那个醉酒的沟里人

究竟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呢?

刻在桌面上的符号

是最神秘的暗喻



桑科


一堆篝火终于燃到夜空极高之处

入秋后的草地,就发出疲惫的叹息

狂欢的人群,也该停下转圈的舞步了

裹紧衣衫,向灯火的背面走了走

就发现人世,更多的隐秘


整个高原只剩下一轮薄薄的月亮了

静谧的海子,就是这个世界

最后遗存的那面铜镜

獒犬沉闷的短吠,远远传来

大地又找回了久违的凝重


起身的时候,露水开始凝结成霜

归去的路就走得趔趔趄趄——

精通五明的智者萨迦班智达说:

“一只脚尚未站稳,抬双脚肯定摔跤。”


山坳里的金顶快要传来梵音了

整个世界的白,就都落了下来

目光难以企及的雪山之巅

会有狮鬃,豹影,羚角

和一朵颤巍巍的雪莲

在月色下,自由绽放

索木东20200827.jpg

        刚杰·索木东,藏族,又名来鑫华。甘肃甘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理事、副秘书长。极速排列3网文学频道主编。著有诗集《故乡是甘南》。现供职于西北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