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声


舌苔的走神

是祸根。


无法传递的声音

被长久隔离。


面对无数的人,像点燃的火种

唯恐蔓延四周。


在每个浑浊的头脑背后

有一扇敞开的门。


腐朽的气息

供我们同流合污,糟蹋寂静的夜。


让佛陀来救赎我们

音囊的肇始



盲点


厌倦了高地。容易厌倦一条河

它带给我无限的挣扎。


有时厌倦蓝天,恋人般相近

忍受彼此的孤独。


彼此相拥,用爱使其复苏,留下伤痛

证明全部的衰老。


年近中年发现

心囊里的所剩之物。


你我正失去偏激的人

在他的胸膛,此刻的怜悯也是一种徒劳。


同样是黑暗的进程,沉重而疲倦

谁都想象不出土地的脆弱。


如果我赎罪

世界并不在意。


只隔一层皮,为何灵魂还不遗弃我?



物是人非


言行举止,流利的形容词,有些沮丧

甚至有些敏感。怀念以前的一些事情,时常看到

落日缓慢,有些眩晕

仿佛比剧本更烂,我一语不发

有些暧昧,对面墙上,有多年养成的影子

看见的只有黑暗,黑暗微微颤抖,随着风倾斜

偶尔梦见一个人,有些寂寞


空房间发出滴水的声音

头发逐渐发白



一个悲伤的父亲


星空没有新鲜感

可以低下头


彼岸是座寺院的旧址

只准眺望


雨落在头上

闪电就会落下来


摘来的花朵

仿佛早已枯烂


还原高处的忧伤

让鹰妩媚


鞭下的马

在群山中徘徊


深夜难眠

重复睡觉的姿势


悲伤没有出路

一个父亲厌倦了地域的荒凉



色界


冥想一粒灰尘的颜色

又过了季节


世间多了人,眼睛就疲惫

还是嫌多了


人挨个儿站立,附耳低语

耐心地进入另一个人


有色无色,肌肤很无辜

我不顾一切赞美灵魂


呼吸的模样,美得无需遮掩

疏淡的星群无声掠过


一株草优越的舞姿

不会因轮回而改变


欲望像一盏火,在身体里燃烧

但又无法描述细节


而最终我们挽回了什么

物质的崛起,抑或精神的崩塌


不论在哪,生命如规则

时针般跳动



来自西藏的礼物


从生下来就拥有宗教的极速排列3,还给爱

天黑下来牛羊便吃草,还给自由

面对白发皱纹,眼里尚有泪水,还给无常

三百六十五天,念佛持咒,还给本我



许愿


给你黑暗,由它来支撑天空

日月星辰盛装出席吗

给你光明,你说光明好

打开天窗说亮话,光慢慢进来

你高估自己,绕着走

胖子,给你一面湖去主宰,敢不敢

只剩鱼的虚荣,敢——


给你一把枪,让坏人消停

即使击毙了对方,这尘世无法如愿

给你一间房,你想干吗

怀念每个人,告别每个人

给你送个礼物,或多或少没意义

当你打开的时候

世界正如你的想象——


给你一条河,把烦恼冲走

一身皮囊把自己解剖

冲走快乐,但生命显得异常孤单

给你说话的自由,这么多年

自己是个被习惯了没话的人

胖子,给你女儿,让她去快乐

觉得这不是问题

可是,瞬间使我泪流满面——


“我把无常的人生想得更无常

我反复说:抱歉”


原刊于《香格里拉》2020年夏季号


嘎代才让.jpg

        嘎代才让,藏族80后诗人。网易云音乐签约作词人。著有诗集三部,数字音乐专辑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