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着雪花,我们奔驰在海边


吞没夕阳的,是极速排列3 

白塔在风中肃穆的静止 

经幡还舞动着时间与年轮 

沉默的大山 

藏在牦牛的牛角,也 

藏在干净如云的水洼 


以为,海消失在苍茫 

一次次重现都是新的呐喊 

雪花裂开,横向挡风玻璃 

这易碎的坚硬,让寒冷 

与歌声对抗 


路边的景,贴着脸颊回眸 

这四月底的道路 

延长,延长 

怎能阻拦唤醒的远方



如果拥有蓝色


献给这火焰、花园与耳的颜色

随青海湖的水流向远方 

我害怕小船打扰你的宁静


献给这沉默、天真与泪的颜色 

随日月山的云飘至身旁 

我害怕晚风遮住你的眼睛


云和海,彼此静坐

传递金色的微芒

那是雪山,被阳光镀上袈裟

即将背起人间的行囊


行囊里装着

牦牛的黑,山羊的白

交织在绿色的洼地


 一匹模糊的小马,隐没在 

渐蓝的夜色里

雨,开始从天空落下



爆 胎


这次爆胎是在甘肃

确切的说

是在从酒泉去往张掖的路上

确切的说

是在 G30 连霍高速公路上 

确切的说 

是在总寨收费站附近的地方 

确切的说 

前一晚,我们在一个餐馆讨论 

是连夜赶路还是稍作休息 

不知是不是嘉峪关的夜色 

来得太晚,让人误会 

之后的时间还很充裕 

我们常常会有这样的误会 

以为之后的时间还很充裕 

就像不知道,今天和明天之间 

隔了一个爆胎在路上



门 源


到门源的时候,是五月五日 

祁连山脉裹着一片 

又一片的大雪 

也夹杂着凉凉的雨丝,等待


看着牦牛挤在一起 

肢体骨骼牵引着雪山 

这抹夜色,守护着苍白的亮点 

暖春在高冷间蹒跚,负重


大冬树垭口

岗什卡雪峰 

这些不熟悉的名字,路过笔记 

而笔记里记下的万亩花田 

相隔一千座山


田字方格躺在土地

没有一朵花瓣,如想象中的样子 

我很平静,就像靠近她时 

慌张,疑虑与忐忑 

不知如何凝视,美的怒放


也许,所有的美 

都融入一片不愿醒来的土壤 

纵使离去,再也不用担心 

她的凋落或枯萎



敦煌的星


这里的星星,和你 

所见过的不一样 

每一粒沙子,都是一颗糖


坐在最高处看日落,人群晃了晃 

独自闯入,把脚探进沙子的被褥

闪过的身影,咬掉一口夕阳 

篝火燃起,吞没无数飞花 

捕捉,藏匿银河的目光



有一个地方叫话梅山


你是否来过 

一座叫话梅山的地方 


没有童话,忘了神的存在 

有别于拥挤踉跄的山 

在雪的白与白之间,露出 

本真的节点 


伸手抚摸就触碰了一颗话梅 

雪也有了青春的滋味 

以离别的心境再会 

总是有些惆怅 


有一个地方叫话梅山 

谁曾经来过



雨中塔尔寺


一棵古树,长在寺里 

细雨中,时光老到走不动 

有人住下,两袖空空 

献给大地的一床被褥,还有 

连续磕上万个响头 


彼此陌生的望着对方 

我们又相互致意,仿佛 

点头而过的瞬间 

一片树叶就落下来 

上面有无数张,不同的佛像


艾诺依.jpg

        艾诺依,1990年生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36届作家高研班学员。出版创作诗集《山河映万朵》、文集《且来花里听笙歌》《追光者》。曾获冰心散文奖、《读者》新媒体最受欢迎作者奖、全国政法题材优秀原创剧本奖等,入选中国公安文学七十年精品文库等多种选集选本。现居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