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与子书

 

那么多的雪落入甘南

那么多的牛羊,在原野上踟蹰

啃食着大地最后的口粮

那么多的行囊,回到檐下

安静的村落又变得热热闹闹

 

那么多的病疫和恐慌,落入新年

那么多的村庄,关锁了门户

那么多的忧伤包围着我们

包围着梦中家园。那么多的流言

足以,众口铄金

 

那么多的逆行者继续引领着勇敢

那么多的慈悲,就钤在心头

这一切,足够我们捡拾一地阳光

孩子啊!纵使此刻,我已泪流满面

还得面向春天,努力说出——

“人世温润,踏歌徐行。”

 

 

庚子年正月二十记事

 

朔风摇晃着南窗

漫天的沙尘正从西方涌入

阳光,暂时不能抵达的角落

破败的残雪,蜷缩一隅

宛若世界的弃儿

 

病毒还在大地上肆虐

暂时,我们还都不敢奢望

冰河解冻,春暖花开

 

这样的午后,惟有

慈爱的眼神才能给我安慰

这样的午后,我们依旧等待

有一束光,轻柔地打在背上

所有的生命,都能

慢慢生长

 

 

藏历铁鼠新年随记

——致抗疫一线的大哥

 

甘南大地重归一片洁白

大哥,你子夜传来的宁静里

没有逆风而行的英雄壮举

没有负重前进的豪言壮语

这都让我想起,古老的颂词

正在第一缕晨曦里

悄悄送达

 

数十个日日夜夜,你和你的战友

都在和猖獗的病毒进行着斗争

数十个日日夜夜,你和你的战友

用医者仁心,仔细守护者

雪域大地的安宁

 

走出病房的那个人,此刻

应该沐浴着高原的太阳

庆幸于劫后余生

可还有那么多的生命

却永久停留在了凄厉的风中

这些,都让我们

无法表露太多的欣慰

 

无可避免的喧嚣,必将接踵而至

大哥,你眼角散不去的忧患

是在提醒我们,永远记住

这个心悸的冬天,抑或

逐渐忘记,众生历涉的苦难?

 

冰雪渐融,春日临近

新年的祝福也已盛满酒杯

惟愿,在漫长的旅途中

我们都能保持一颗洁白的心

让所有饱满的生命

在阳光下,璀璨盛开

 

原刊于《民族文学》(汉文版)2020年5期“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专辑”



隔离


打开一页窗,尚能嗅到泥土的清新

关上一扇门,再也回不到红灯照墨的往昔

从生老到病死,没人愿意

仔细测量,人世的长度

从大寒到春分,我们都在

反复练习,逃离屋子的方式

 

需要遗忘的事情还有很多

需要面对的生死已经所剩无几

窗外,早已人声鼎沸

太阳依旧不明不暗地铺满了大地

也就不再奢望,天空

还能泄下,一束醍醐的光

 

碧桃开了,香荚迷也开了

雷声已经从天边滚了过去

日子,早就这么不紧不慢

出门的时候,分明听到

一滴雨,落入泥土的声音

 

 

雪后

 

靠近泥土,雪总是化得很慢

靠近一场瘟疫,我们都得

坚硬地走下去。靠近那些

随处啄食的麻雀,一掠而起的斑鸠

还有,盘旋于记忆之外的鹰隼

在人间,尚能获得片刻安宁

又一条生命,在严寒中走失

我的兄弟,隔着遥远的长空

只能互道珍重,甚至忘却

亲人的祭日,或者生辰

挂满霓虹的树,站在街头

张灯结彩的日子,又扑面而来

 

 

圆月

 

一缕鹅黄点缀着北方的天空

春天说来也就这么来了

苍茫的长空里,疫情蔓延

那么多的谣言植根心底

足以,让大地继续荒芜

 

“走在逐渐熙攘的大街上,

突然就会,泪流满面。”

三月的风如此轻柔

我们的心里,溢满悲怆

 

孤身涉水的那只游禽将会归于何方?

未能善终的那些生命又将归于何方?

多年以后,这轮圆月还在头顶

诉说明亮的故事

 

原刊于《飞天》2020年4期“抗‘疫’诗歌选”


微信图片_20200529160903.jpg

        刚杰·索木东,藏族,又名来鑫华,甘南卓尼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极速排列3网文学频道主编。著有诗集《故乡是甘南》。现供职于西北师范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