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千公里的青藏公路线

没见一只狼

真想见一只旷野中的狼啊

远远的,最好跛一条腿

更有英雄气慨

晚云腥红

恍若狼族为这个世界贡献的血

这只狼沿着山脊缓缓走去

一跛一跛地驮负着过于沉重的天空

额上有刀伤的落日

用一个王朝的历史删改了自己

一种被奉为神鹰的飞翔动物

用比黑夜更黑的翅膀删改着死亡

一只跛腿的狼

行走在西藏的天空下

仿佛替人类驮负着

某种光荣与罪过


1999年



阿尼玛卿山


阿尼玛卿山是座石头山

藏语阿尼玛卿就是祖父

祖父天天都在继续往高垒放着石头

如果你的力气大,就去帮忙搬石头

如果你的力气小,磕个长头再回家


祖父日日夜夜佑护着你啊


2000年



一把藏刀


刀寻找血

就像复仇者寻找仇人


我从拉萨带回一把藏刀

我将这把刀挂在墙上

如果面对仇人,我会如何?

或许我会要求把我俩的血搅在一个碗里

面对面盘腿坐下,把刀放在中间


然后,开始喝酒


2000年



黄河第一曲


玛曲,黄河拐弯的地方

草,和羊,和一匹陷入冥想中的马

黄河远远绕开它们

可这一切

都像被一双潮湿的大手刚刚抚摸过


2000年



拉萨


拉萨河,这就是

米拉日巴神白银和盐的膝盖涉过的那条河吗

过了河的神只想做一个人

放羊,种青稞

进寺院学吹人腿骨号

——让死亡发言

继续发出一个人极速排列3的声音


2004年



马牙雪山


            1

天已经开始暗了

很快,你就会看见

满脸苍白背着一大块冰

慢慢翻过马牙雪山的

今夜的月亮


            2

藏族画家奥登说,那是一个月黑之夜

一头上千公斤的牦牛被狼咬掉了半边的睾丸


一头牦牛的疼,瞬时间让马牙雪山失去了平衡

趔趔趄趄的马牙雪山,使我的诗意有点残忍


奥登一边喝酥油茶一边和我们聊着家常

帐篷外,积雪的缓坡上高山杜鹃开成一片


2007年



读一篇关于西藏驱雹咒师的文章,有感


驱雹咒师设坛,吹响海螺、人腿骨号

召引护法神

并向天空抛扔金刚橛、乌龟壳

装青稞的铁筛子在驱雹咒师的咒语中

滴水未漏,咒语停

水一下子漏出,仿佛鬼的影子

只在地上留下了湿的痕迹


驱雹咒师打了个喷嚏

他略略有些感冒


一朵黑云驮着一只乌鸦飘走了

又一朵黑云也驮着一只乌鸦飘走了

这和乌鸦头护法神和驱雹咒语有关系吗


我好奇,他是不是西藏最后一位驱雹咒师呢

     

2011年



扎尕那


雨从黄昏开始,下了一夜

天上那么多那么多的星星,全都躲雨去了吗

那头冷得瑟瑟发抖的小牛犊含泪的眼睛——为什么含泪呢

一个年轻喇嘛从雨中走过,他走路的声音很响

扎尕那又一个寂静的早晨,就这样跟着他泥泞地走向了白天

         

2015年


选自诗集《山河多黄金》(四川文艺出版社,2016年)

2阳飏.jpg

        阳飏,一级作家,已出版诗歌、历史文化及艺术类随笔著作:《阳飏诗选》《风起兮》《风吹无疆》《山河多黄金》《墨迹·颜色》《中国邮票旁白》《甘肃文物启示录》《百年巨匠:黄宾虹》《左眼看油画》《右眼看国画》《古遗址里的文明》《简牍的惊世表情》《话说兰州》《走过甘肃大地》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