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鞭上行走的部落


牧鞭 擎高的天空

一群部落围着草原生息

四季渲染的旷野

牛羊吞吐草的深度

打马而过的风

镀成一首歌谣

在朝夕流淌的冰河  演绎

 

旷野里疯长的草甸

与云和雨一起幡动

大起大落

黑色的脊梁犹如一座丘陵

吞噬牧民微光中的希冀

 

牧鞭,此刻与大地对峙

赶着部落的传说

与日月共舞

与风霜雪雨仰天狂嚎

 

我栖息于驮马的行囊

在如风的挥鞭中悉数长大

童谣里生发的质朴与刚毅

串连出千年的胫骨

与高天相拥

与一束色切梅朵的花蕊  生灭

 

 

凝望,你远去的背影 


你的清眸

泛着隐疼的忧伤

让我凝目久远

难以割舍

 

你的河流

柔若柳丝摇曳

占据了我的视线

难以搁浅

 

你的眺望

涟漪翻飞

卷动我的湖心

惊扰了栖居的白鹤

 

你的涅槃

让尘世断情

却一生情殇

无法解脱困情的缠绕

 

你远去的背影

白螺顺时难鸣

红白眷念

已成婆娑的故事

 

多少心迹

多少浮萍

纵然落入秋殇

凝望已成固定的格式

 

掩一卷心语

我是否还能收藏你的莲

你说,还要走多远

才能够得着你的一片痴情狂恋

 

行游一瓣青莲

悉数你眸光里暗藏的太息

可否还能留住

你遥远的  还留有余香的歌谣

 

 

每朵云都下落不明


每朵云都高不可测

栖居我的枕梦

我会想到一朵莲

脱变的念想

我开始在尘世中寻找涅槃 

 

每朵云植入触及的每一个角落

我会看见鲜红的彩霞

绕着我的圆点

明亮的不只是那颗心

 

你可遇不可求

可否是那一尊菩提

抵达深处

而又似如匆匆过客

昙花一现

 

如今

每朵云都已走散

空旷的高原

走在失去的方向

幡动的风马旗

可否

安慰尘世中的浮躁

 

 

听风的流动 


第一次那么专注地听风的流动

其实,风是有方向感的

或者流向东山,去等待辰星的升起

或者流向西山,看守一抹美丽的夕阳

 

它可以和一溅蓝色的银河媲美

在流动的声浪里

它可以和广袤的草原媲美

在流动的苍茫里

我无法挑逗你此刻的狂澜

 

你的流动是无骨的,却可以照见灵魂的深邃

你的流动是有痕迹的,不然,我怎么知道春夏秋冬的凄美

就这样,无声无息的

听你的流动

我无法走出你的视线

因为,我找回了自我的存在

向风一样

有流动的豪迈

 


峰巅之雪


仰头才能遇见你的坚挺

不是因为你站得高远

只因那滑落出的磅礴

让我久久回暧

 

千百年纤尘不染的巍峩

头冠苍穹  对饮莽雪

只因践踏万物众生的浮躁

才有了我一生的匍匐

 

你好似缠腕的象牙念珠

一直没有停止转动

为一方的安福

漾动着袅袅的禅韵

 

我把你幻化成一瓣空无的佛莲

轻轻安放在胸前

不为那般

只为有你在梦的那头绽放

 

也许,我的凡念一直没有脱离苦海

也许,你的尊颜一直俯瞰凡心的度化

即便如此

我也会一直坚守雪的衷情

 

我用最微妙的情愫

洞悉你千年埋葬的骨髓

那条河流源头的冰清

是如何造就了一座山的高度

 

我用肌肤之疼的感悟

欲掠走你的肃穆

在你绘制的万里雪原的地平线上

栽下一束心中的葳蕤

 


一抹雪痕踩响的部落


一直没有歇下脚步

沿着喜马拉雅山脉的刻痕

蓝天、草甸、雄鹰、湖泊、经幡、炊烟

一笔明净朴实的素描

宛如哈达寓意的深度

温润而亲切

在众生和万物面前

那么的魅惑和韵味深长

 

紫阳普惠的雪域

活跃着千万缕明净的柔光

柔光里依附的雄厚的音符

走近就能听见亘古的歌谣在胸膛沸腾

 

雪山润泽的疆土

脆响着你骨骼深处喷涌的坚韧

桑烟洇染的雪原

在一堆牛粪驮负的梦幻中祈福

一抹雪痕踩响的部落

依稀窥视千古迁徙的浩荡

 

在这片葳蕤了万物的祥瑞宝地

我用目光丈量你灵性的禅音

你用菩提的善根

和一瓣清莲

焐热万物孤冷的灵魂

 

在这片还缠绕母血的脐带

深深浅浅的刀痕

在岁月的风浪脱变成狼的图腾

在天地之间

泛动雪的豪迈和永恒光芒

 


绽放在彩石上的莲花


天和地裹挟的一堆石子,就像母体里唯一的胎盘

刻着密密麻麻的神谕,用简洁的谏言作序

然后把厚重的一叠嵌入雪线,把雪与风立在天际

云中的碑林稀稀落落,成就了仓莽的夙愿

一路匍匐的行者,成了匍匐一地的标本

有光开始泄漏,那是智者与仁者的光芒

 

彩石上的文字、佛影和莲花,就像一条古远的传说

时隐时现的意念,在脑海里扎堆

深度渲染的胎盘,还温热在那块石子上

撩动粲然的经幡

母亲在耳语,胎记与亡灵一起消失

 

我把我的的世界收拢在虔诚的莲瓣

打坐的影幻

在泄洪的雪崩里喂养残缺的肌体

尔后,凌乱的思想不再浮躁

像一朵莲花,静静地附在五彩的石子

闪动菩提树下六字箴言的真谛

 


在岭卡溪


在云端

沿着你的秘境深处

寻找千年不化的梵音

雪巅下的草甸、圣湖、獐鹿和我的爱人

 

天云间

一个隐秘的极速排列3

措布圣湖

一串陨落人间的松耳石

透过明镜

聆听袅袅禅音

曜净尘心

 

晨钟暮鼓

透过金殿帙卷浩繁的烟波

绛红色的禅念

泛起千年亘古的佛光

 

岭的疆域

铁蹄横扫的烽火

传唱了千年

那把刀痕

为何深深刺痛人间的阴暗

 

向着亚索寺的高度

我顶礼膜拜

祈愿岭的圣洁疆域

永驻祥瑞

佛法无边

民安国泰


 

请借我一双疯长的羽翼


浩淼的卷帙

栓不住凡心俗欲

幽深的暗斗

惊不了我心湖的涟漪

 

空旷的经殿

林林总总的幻影

即使那么多的神佛一路佑我

那只白鹤已然远飞

 

酒足饭饱逍遥的浪子

即使红宫迷幻

却耐不住静居高阁

负我如来负我卿

 

隅纳拉山

赐我肉身慧根的亲人

你的容光

何时牵我回到少童的幻影

 

繁文缛节的清规

懵懂的心何时脱离苦海

东山上的霁月啊

请用万道清辉抹去我的思念

 

又是一夜铜号长鸣

婆娑的尘土

何时虚拟一幅酒后真实的我

任我所爱  任我赋诗吟哦

 

醉如泥,思更浓

美丽的白鹤啊

请借我一双疯长的羽翼吧

任我飞驰  任我执念

 

金莲上端坐的菩萨啊

请解开囚禁的灵魂吧

让人间的真爱盛放在美丽的草原

让孤清的灵魂在爱的火焰中永生


甲波布初.jpg

        甲波布初,藏族,又名蒋林,四川巴塘人,诗文散见多家刊物和文学网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