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鞍石的传说


        在我们村子的进山小路旁,有一个石油桶那么大的石头,从我第一次见到它,它便一直都在那里。这个石头跟马鞍非常的相似,(下文直接写“马鞍石”)两边凸起,中间凹下去,而且非常光滑。关于这个马鞍石,还有一段非常精彩的传说。

        大约在一百多年前,藏族还处于奴隶制社会,那时在我们这个村子里有户叫夏吾的家族。这个家族在我们这里是比较有名的一个家族,而这个传说也要从这个家族讲起。

        夏吾家有一个女佣,她每天都要去山上,为主人家放牛放羊。有一次,她跟往常一样去山上放牛,时间慢慢的过去到了中午,她拿出自己牛皮袋里少的可怜的一点糌粑,把糌粑倒在自己的木碗里,再往里倒了一点山泉水,就这样和着糌粑。极少的糌粑很快被她吃的一干二净,在她放牛的地方,有一条清澈的小溪从那里流过,流进定曲河里。吃完糌粑,她便蹲在小溪旁喝水,但喝水的时候不小心喝进了一朵花。过了几天,她发觉自己的肚子有异样,跟那些怀孕了的人一样,可是自己还没有丈夫,怎么会怀孕呢?但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她的肚子也慢慢的变大,不久,便生了一个男孩。

        随着时间的流逝,男孩儿慢慢的长大,大概在男孩七岁的时候,便被夏吾家派去放牛。不知是怎么回事,男孩去放牛的时候,那些牛总是非常的温顺,男孩似乎不需要怎么管理。而且男孩也不会像别人一样用手中的鞭子去抽打牛,只是男孩有的时候会用手中的鞭子抽打他旁边的石头,一条条鞭子的痕迹在石头上面保存了下来,被孩子抽打的石头至今还在我们村子的一个山腰上。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又过了几年,男孩的母亲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突然去世了,当时佣人的地位是非常低的,夏吾家便把男孩的母亲葬在了他们家的楼梯下。

        可怜的男孩还在山上放着牛,也不知道母亲去世的消息。男孩儿每天至少要三次经过那个楼梯,早上起来的时候一次,去放牛的时候一次,去解手的时候一次。过了几天,

        男孩没有在夏吾家看到母亲,虽然平时母子几天才能见到一次。但这时,男孩似乎明白了什么?便说了一句话:我这个忍受着饥饿的可怜人,每天都要从母亲的身上跨过三次。

        男孩非常的生气,他气夏吾家没有把母亲去世的消息告诉他,气他们把母亲葬在了楼梯下,气他们没有让自己在见母亲最后一次。这些事情使男孩非常的生气,他走到自己平时放牛的地方,那里有一个非常大的石头,那大石头上面还有一个非常光滑的圆石。男孩施展神通,使那个圆石飞了起来,自己纵身一跃像骑马一样骑在了石头上面。

        男孩本来打算把石头放在夏吾家的大门口,堵住他们家的家门,想以此来为母亲讨回公道。

        但是当男孩骑着石头从山上下来,来到了村子的进山路口时,村里阿草家的姑娘刚好背着空水桶准备去接水,刚好被骑着石头的男孩看到。这在藏族的习俗里面是非常不吉利的,所以男孩便把石头放在了进山小路的旁边,那个本来光滑的圆石,已经变成了两边突出,中间凹进去,跟马鞍非常像的石头。这个石头至今还在村子的进山路口旁。

        男孩回到了夏吾家,请他们派人去请喇嘛来做法事,不过夏吾家的回复是:你有本事的话自己去请,我们是不会派人去的。男孩没办法,只好自己徒步去正斗的日西寺,去请喇嘛来做法事。

        日西寺的活佛正在品尝侍者给他烧的酥油茶,突然心血来潮,活佛算了一卦。他便对侍者说:“你去寺庙山脚下看看,看有什么人来声里。”侍者听完活佛的话,便走到寺庙门口,往山脚下看去。男孩因为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供养给寺庙,正在寺庙的山脚下挖人参,这一场景正好被活佛派去的侍者看到。侍者回到寺庙对活佛说:“尊贵的上师,我没有看到什么人到寺庙里来。只有一个穿着破烂衣服的男孩,正在寺庙的山脚下挖着人参。”活佛听完便对侍者说:“就是这个男孩,你带人去吹海螺迎接他。”

        没过多久,男孩便被侍者迎到了寺里。刚见到活佛,男孩便拿出自己刚才挖的人参,当他拿出人参供养给活佛的时候,奇迹发生了,男孩哇的人身变得跟马的头一样大。寺里的喇嘛些感到非常惊奇,都觉得这个男孩不简单。当男孩向活佛看去时,男孩儿便觉得活佛很熟悉,似乎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他,活佛似乎也有同样的感觉。听完男孩的来意,活佛便马上派寺里的喇嘛前去夏吾家做法事。

        给母亲做完法事之后,男孩也似乎不见了踪影。不过后来有人说男孩成为了一个非常著名的高僧大德,名为札巴益西降称。也有人说那男孩是藏传佛教著名活佛,白玉噶陀寺洛噶法王的前世。


庞措山的传说


        庞措山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乡城县定波乡境内,是定波三大神山之首,这座神山也是藏传佛教康南地区著名的神山。

        千百年来,这座神山一直保佑着定波人们,使百姓安居乐业,平平安安。虽然这些功劳不能完全归功于它,但它却是定波人们极速排列3的支柱。每当到藏历新年的时候,人们便会去朝拜它,以此来请求它保佑自己在新的一年里全家幸福,遇事顺心。

        关于这座神山,一直以来都有很多的神话传说,但大部分都已经失传了,只有一些年过花甲的老人,可以说出两三个神话传说。关于庞措山的传说,还要从第一世庞措活佛讲起。

        相传第一世庞措活佛,诞生于定波乡沙尼家,活佛的父亲名叫次里若巴,活佛的母亲名叫泽仁拉措。活佛出生之时,全乡境内异香扑鼻,佛音缭绕。

        后来活佛出家为僧,法名竹钦白玛翁青。

        后来活佛主持建造庞措寺,因为庞措寺位于庞措山山顶下,建造寺庙所用的木材,需要从山下往山上拉。如果是现在的话,这件事情不费吹灰之力,可以用汽车来运输木材。可是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别说是汽车,就连马也只有头人家才有。

        这件事情困扰着砍伐木材的人们,这该怎么办呢?这时,有人提议,用马拉木材。这个提议很快就被其他人否决了,建寺所需的木材数量非常庞大的,这要用多少匹马才能把所有的木材都拉上山?

        就在人们都非常困惑的时候,庞措活佛竹钦白马翁青,来到了人们面前。他向砍伐木材的人们说:“关于运输木材这件事情,你们不用管,你们只需砍伐木材就对了。”这是有人满脸不信的说:“这么多的木材,我们这么多人都没办法。只靠活佛一个人,他能有什么办法呢?”其他人也表示赞同。

        可是活佛没有回答他们的话,他只是让人们,把所有砍伐的木材放到一起。虽然其他人不相信活佛能把木材运上山,可还是照做了。等人们把所有的木材都聚集在一块之后,活佛从旁边的树上折下了一个树枝。众人感到非常的不解,都在私底下讨论:活佛要用树枝做什么呢?他不会是要用树枝来拉木材吧?

        只见活佛,像牧童赶牛一样,用树枝抽打着这些木材。这时,奇迹出现了,这些木材就像受了惊吓牦牛一样,争先恐后的往山上赶去。砍伐木材的众人看见这个情景,纷纷向活佛下跪,祈求活佛原谅自己的无知。活佛并没有责怪他们,只是将他们扶起,并且开示:“众生愚昧,唯有佛法才可以使人脱离愚昧, 等你们修行佛法之后,便可以脱离无知,这也是我建立寺庙的初衷。”

        除此之外,庞措山还有很多的传说,在这里我也就不多说了。而且我了解的还不全面,等有机会再向各位读者陈述。


白玛曲登的传奇


        这个故事大约发生在80年前,我们这里还没有被解放。

        当时我们这个地方,被头人家族控制着。人们的财产,土地,甚至是生命都是头人与他的家族说了算,而且其他的村民都必须到头人家去当佣人,为他们服务。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就在人们处于水深火热的时候,被头人家族压迫的时候,一个名叫白玛曲登的人站了出来。

        听村里的老人讲,白玛曲登小的时候,就展现出了不屈不挠,乐于助人的性格。很多人都觉得这个孩子将来长大之后肯定能成大器,他的父母也非常的疼爱他。头人家给他们家布置的任务,父母也很少让他去干。

        但这相比其他孩子养尊处优的生活,并没有消磨他的斗志,看着自己的那些亲人,被头人家呼来唤去,他发誓自己长大后一定要改变这种现状。

        当白玛曲登到了20多岁的时候,他感觉时机就要到了。于是他便召集自己的亲朋好友,开始建立起自己的武装,很快,他便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他开始与头人家对着干,虽然跟头人家的势力比起来,他的势力比较很小。但是他依靠那些不满头人家的小家族的帮助,勉强可以不落下风。

        当时村子的头人叫多吉,对于白玛曲登他很烦恼,如果自己向他妥协,自己的土地、财产、收入肯定会大大的减少。但是跟白玛曲登对着干,自己也要损失大量的劳力财力,这该怎么办呢?

        多吉头人便向他的族人讨教计策,其中一个人说到:“对于这件事情,我们不能盲目的跟他对着干,要想办法智取。”多吉头人听了他的话,便向他问道:“阿布(意为“叔叔”。)那您有什么办法呢?”

        那个被称为阿布的人,若喝了一杯酥油茶,若有所思地说道:“白玛曲登所组织的武装,大多都是穷苦弟子出身,都没读过什么书。他们的所有事情都是白玛曲登说了算,只要我们将白玛曲登。”说到这,他举起自己的右手往自己的脖子上面指了指(意为杀掉)。又继续说道:“他所组织的武装便会不攻自破。”

        听完他的话,所有的人都表示赞同。可是又有人问道:“白玛曲登到哪里都有人跟着,怎样才能将他杀掉呢?”这时,坐在多吉头人旁边的,一个发须皆白的老人说道:“白玛曲登的武装里面,有个名叫云登的人,这个人是他的好朋友,我们可以利用他来骗白玛曲登上当。”

        一个针对白玛曲登的阴谋就此开始。

        于是多吉头人派人去找云登,先用武力来威胁他,最后用利益来诱导,迫使他背叛白玛曲登,帮助多吉头人杀掉白玛曲登。云登禁不住多吉头人的恐吓,与利益的诱惑,最终决定背叛自己的好兄弟。

        有一天,多吉头人便派他的阿布去见白玛曲登,阿布向白玛曲登表示多吉头人愿意,放了自己手中的佣人,并把土地分给他们。只是要求白玛曲登到他们家里来谈判。原本白玛曲登还有些犹豫,不过禁不住自己的兄弟云登对自己的鼓动,以及对民众的考虑,最终决定只带着自己的几个兄弟赴宴。

        白玛曲登带着自己的几个好兄弟,来到了头人家的门前,看到门前只有几个迎接的人,他便没有怀疑头人家有埋伏。头人家的房子,是一个有40多根柱子的大房子,(藏族看房子的大小按照柱子的多少来算。)头人住在二楼,当白玛曲登走到楼梯的时候,有几个人站在楼梯上将女佣穿过的裙子扔向他们的头顶。(据村里的老人讲,白玛曲登戴有活佛赐予的“神物”,遇事便会逢凶化吉,而且火枪的子弹也打不到他。只有使“神物”受到不吉利的东西,才能使他失去神力。而女佣穿过的裙子,当时被视为不吉利的东西。)等白马曲登,发现不对劲准备离开时候,头人家的大门早已关闭。

        白玛曲登大怒,抽出自己的藏刀,随手杀了头人家的两个人,但是头人家早已隐藏了枪手。白玛曲登连同自己的三个兄弟(另一个便是云登,刚进入头人家时,他早已离开。)便死在了乱枪扫射中。

        一个英雄就这样陨落了。他死后,头人家害怕会再次出现一个像他一样的人,所以并没有为难他的亲朋好友,另外云登也开始成家立业,而且还有了自己的孩子。不久,人民解放军解放了这里,解放了头人家的佣人,并没收了头人家的财产,将土地分给了人们。白玛曲登未完成的事业,人民解放军替他完成了。


四郎彭错.jpg

        四郎彭错,藏族,2003年出生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乡城县,现就读于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南民族高级中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