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好是个雨天,身体似乎也是湿润,水淋淋的意味着渗透。需要发芽了。又接到一位有着诗人身份电话问候,便从这个人身上想到了很多像他一样的年轻人的生根发芽,这就是文字作品。青春的奔放和发扬,美丽,单纯,透明,晶莹,而又夹杂的疑问和思索,有时是那样的沉重和担当。爱国,爱家乡,有追求,热爱着字母的流淌。这是甘南80后诗人的些许的心灵写照,一个个名字就是一个个绿色生态的鲜活生命。我也想了解他(她)们,更想为青春者送去爱和我所能知道的美。

        和平,温暖,自足,科学的突飞猛进,物质的富足,想法的泛滥,是八十年代到至今的些许特征。更有网络的工作化和社会化,替代和主宰了人的日常行为和思维方式,意识超越了日常所求,文字大众化,普遍化,使别个文字有了文学的表述能力,网络文学成为追求时间者的最佳选择,“短,简单,快速”成为了更多年轻者的阅读方式。而年轻人的文学创作具备了随心所意,天马行空,突破了以往的思绪和表现形式,令人耳目一新,感觉从容与轻松。这与时代的发展密不可分,最强烈的感触是科学性和前卫性,是站在了人类最发达的文明面前的缘故,更是这个时代的概括和简练,往高处说就是哲学高度的发展以及哲学在日常生活中自觉和不自觉的融入和应用,一体化的趋势使文化出现了多元和简便的发展方向。这是年轻人的幸运和和处事的风格,阅读多元化和超越前人本本思维使年轻人表达方式独特而又充满了美好憧憬。

        最重要的是教育的普及迎合了网络的普及,青春的鲜艳和多彩的表现是八零后作者的主要特征。现在研究和分析及瞻望甘肃甘南草原80后诗人的作品是一件鼓励和呐喊且有意义的事(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由于作者自身阅读的局限性和对认知程度的缺乏,不免错误和主观,就几个80后诗人欣赏和阅读,像郭子、诺布朗杰、明珠、杨显平、蓝紫衣、苏娜旺姆、拉毛扎西、梁磊、常学智等人,略知和了解他们的思绪和表现方式,展现更为魅力的当代诗歌和充满希望的未来诗歌。

        曾获过冰心文学奖和入选过年度诗集的郭良忠具有良好的诗歌创作感知和写作素质,他的诗轻盈,浪漫,纯朴,阳光,而又不失对多样地域和多元文化的观察和所思,形式多种,表现不一,心到诗成,达到了融入和忘我的文学主题。《乘着希望的翅膀》《打电话》《雪》《我们的天空》等作品都是表达方法多样的体现,情绪行空,点到为止。他是一个从大中写下小我的作者。“如果天还没亮/请不要流泪/我只想念远方”(《想念远方》),书写了沉浸于远方中而静坐的我,这是一张明信片场景的再现。诗《晨》中历史背景下的小我的孩子。《日记》里人性对于狼性的对比。“曾经/大雪浸没了我的头颅/此刻/我只怀念一片发黄的枯叶”(《怀念一片枯叶》),雪中一片枯叶的翻飞却衬托了对生的强烈眷恋和对于温暖的追索。而对于生命的思与想他认为他是一个卑微者,“此刻我很卑微/我甚至将一同和泪水裹进尘埃/变成一粒不起眼的泥渍”(《我是个卑微的人》)。或许他像一个或想成为儒家子弟,举止得当,鞠躬尽瘁,热爱传统,但求无过。这给他带来了灵感的丰盈和劳作的收获。“请求雪山滋润一片宁静的草原/来描绘我的草原/我们的天空/依旧那样的宁静”(《我们的天空》)。在254期《诗歌周刊》郭子排名与张执浩、刚杰·索木东等诗人之后,荣登周内诗歌排行榜,接受了《作品》《山东文学》的专题采访。未来充满期盼,在不断的摸索里郭子的所想会实现的。描写现场的多而意识概括少,这是需要修正的地方。

        在兰州“青年患者”系列丛书诗集里诺布朗杰的诗集《藏地勒阿》排名第二,是丛书中最具地域和民族特色的文字作品。舟曲的勒阿就像沈从文笔下的湘西、阿来的马尔康、李城的木道那、扎西才让的桑多镇,充满着地方的特殊形态和人文状况。“被黄金贿赂过的太阳/它要烤焦你/你再看看/那自斟自酌的河流/它就没有打算为你解渴/听我说,趁我现在还有点声音/就让我喊一喊吧——”(《致勒阿》)。这是诗人在偏远山村和集体族群意识中自我解放,他要用文字记载勒阿的忧与喜,疼痛和欢乐,过去和现在。一个性鲜明的独立特行的歌者开始歌唱了。“我也入你的火/倘若我不能点亮别人/我就燃烧自己/剩下含金的诗歌”(《勒阿献诗》)。这是殉道和上升到极速排列3的追求,感受到勒阿藏人的鲜明的宗教极速排列3和对清洁精神的极限追求。“我等燧人他会教我钻木取火/口渴,就喝断大河/饿了,/就用遍野的孤独充饥/鲜花就要盛开/那只蝴蝶/何时才能飞出花丛/落在庄生和我的梦里”(《放下》)。这是不死的精神的再现和自然生态主义者对生命完美的赞歌和感恩。诺布朗杰具有海子的忧患感和勒阿的藏人鲜明圣洁的地域感,加上本身的忏悔和感恩,虔诚中的感悟,诺布朗杰会走的更远,无论是文字还是人生。紫青稞是风雨、太阳月亮星星留下的,而西部草原一个藏地勒阿和海子式的思念是诺布朗杰留下的。在80后诗人中诺布朗杰诚实,正直,这是他创作的优势所在。

        明珠是一个把文字作为日常生活的消遣和欣赏者,显得轻松从容,不为诗所累,有感而发。表现一是为诗不多;二是有所指的写作;三是诗短且不受内容牵制;四是传统性强,有着地域,文化,宗教,民俗的影响;五是创作受到了藏文诗歌的学习和模仿。“我叹服三十颗种子呐喊出雪域的青春瀑布/我钦佩风口浪尖下刻画出活佛故事的重负/每当听见高原旋律萦绕着日月星辰的时候/是否记得他用祖先的智慧开拓的史诗乐章/奋斗者的足下总留给后辈们前进的勇气/当文明的史册汇聚了群星耀眼的光辉/请不要忘记擎起希望的火种寻找光明”(《七行诗》)。这首诗从纪念藏族母语诗人端智嘉的歌吟中渴望民族在传统里的的向前进步,在洪流中扮演发展和振兴角色,有着年轻人的希冀和担当,从而也使诗歌有了内容和鲜活的生命。“父辈们,日子过成了年轮/两手塞进衣兜里/抓来的却是一把辛酸/灰色的衣裤/张扬的足够可以弥上半截花布/破房顶上的烟圈少了/屋里的柴米油盐也在寒酸/金黄色的窝窝头/估计才是那时刻最美的回忆/灰色的世色/灰色的生活/父辈们,咬紧了牙关/坐上了那辆老马车/绕过了十八道山路/把我们送达到叫做新时代的道路上”(《父辈的故事》)。这首诗难得有一种批判和忧患思维,诗人的角色也得以在诗中概括和倾诉里得以成立,文字在时间之河得以徜徉和发挥,主题鲜明。“被历史浸泡了一生,我糊涂了/多想站在清澈如镜的河流旁/追溯到祖先的源头/拾起文明的火种/再把记忆中的杂草都燃烧干净”(《文明,从那河流的源头崛起》)。诗中有着迷茫思索,更可喜的是要把记忆中的杂草都燃烧干净。既有对四大文明深深的思考,也有了诗者的责任和奉献精神。“文学可以滋润生命,生命可以滋润文学”,这是明珠的文学观。但高尚而又激情的诗歌更具有感恩和感召,让我们在时间和空间里得以再生和延续。近期在《甘肃文艺网》刊登的组诗《豪饮一首诗,醉上一个世纪》有了更多的思索和难得的新意。豪饮可以,但不能长醉,还要写诗,诗已经融入明珠的风骨。

        杨延平,男,藏族,1979年生,甘肃卓尼人。1996年开始写作,诗歌、散文诗散见于《散文诗》《甘南日报》《格桑花》《金昌日报》《中国当代诗人词典》(1997年西南师大版)等报刊杂志。他的诗简捷,清晰,明丽,唯美而又伤感。“一支唐代的牧歌,/越过时光隧道,漫步青藏边缘。/高贵的雪域,洮河水洞穿千秋岁月,/山川炽热的血液该是透明或者浊黄的颜色,/涌动沧桑的颜色”(《颜色》)。诗里跨越时空,时间被诗意浓缩,展现了今天的巨变和熟悉的生活,诗感饱满而又纯朴。对禅宗的感悟上升到对生活的认知时,作者写道“谁又大彻大悟了?/阳光下佛经的隐语/正在层层解开生命的另一份档案和密码。/柏木无言,经幡娓娓道来:/生死可以轮回,/向上的路和向下的路原本是同一条路”(《解密》)。道出了“定而生慧”即“定而生诗”的道理。“满野古典,水稻花开。/我父辈们前世的故乡/是大明朝王气歇脚过的应天府(今南京市)。/青藏边缘游牧人,是我今世的兄弟,/他用坚强的目光托起金子一样的年华迎风站立,/我已皈依故土,且两手空空,泪如泉涌”(《故乡》)。诗里的寻根意识其实就是一种文化意识,有着难言的忧伤,温情,怀念以及生命与岁月的伤感,具有叙诗与叙事的风格。让杨延平继续他的悲悯情怀,让我们得以读到杨延平温暖而洁净的诗句。

        女性诗歌创作中较为注目的有苏娜旺姆,蓝紫衣等人。苏娜旺姆的作品语言平淡,意味深长,心灵求索,感情真挚。“那里充斥着荒凉/和无尽的黑暗/我无惧那幽昏/执着于那花海/风餐露宿/只想老于绵绵黑夜/夜晚,又是一轮桂魄”(《梦境》)。诗中的风餐露宿就是作者的诗歌热爱和探知精神。“我步履蹒跚/徘徊于每个老街旧巷/然而无暇拭去这泪水/早已化为悲伤掉落/和着曾经的年少轻狂/在芬芳的泥土里/消融消融”(《三月的悲)。诗婉转美丽,诗意悠长,表现出成长过程中失落,无奈和难言的青春和唯美感觉。苏娜旺姆的语言表达还须简单清楚。蓝紫衣是一个观察者和提问者。她是单纯的,没有夹杂其它的展现方式。在《道云笔记》文学网站上发表组诗《蝼蚁》是她的代表作,“不管你是哪里人/男人还是女人/你来到这里/蜿蜒的街巷/承载了你所有的喜怒哀乐”。诗表现了工业文明和群居时代人类存在的状态,而马路上“惺惺作态的蝼蚁”是这首诗的结局,说出了人与人之间的冷漠和陌生。诗歌是热爱的,是苦难中美丽的燃烧和绽放。缺陷变为优势,这是诗歌的特征,也是诗之所以成为诗的成功所在,希望蓝紫衣借鉴。而她较为优美的作品是《生命》。全诗虽然充满了呐喊和深情的的疑问,但同时衬托出了作者对生命的热爱和追求,充斥着阳光和明丽的味道,情感炽热,自然清新。

        玛曲是甘肃省唯一的纯牧业县域,农耕文化的空白造就了独特的草原文化。而她主要表现形式的文学创作发展和弘扬了原生态和自然清香的游牧文学。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驰名甘肃文艺界的“雪光”文学社就是文学重要的创作和宣传载体。其间诞生了江乾·旦智塔、陈拓、瘦水、孤鹰(后建春)、牛仲筠、申占俊、张发海、宁文芳、冯玉兰等在甘南州乃至甘肃颇有质量和名气的文学作者。而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以才让东珠、拉毛扎西、梁磊、常学智等人为代表的文学创作队伍不容忽视,在甘南州内乃至甘肃创作和发表了大量的文学作品,有力地宣传和讴歌了玛曲草原。才让东珠用藏语创作,因取得的文学成就已在鲁迅文学院深造。拉毛扎西以对故土和母族的热爱,用朴实而又真切的笔墨写下了心灵的诚挚歌吟。梁磊通过农业方式和牧业方式生存的对比,写下了反映这一主题的系列诗歌作品——《黄河之上》。内容新颖,诗风独到,抒情浓厚,深思熟虑,有着青春的风采。常学智常年笔耕不断,讴歌和赞美玛曲草原,用他那作为职业教师的笔端写下了优秀的文学作品,也在天下第一弯抒写着开放的青春之歌。

        本文为80后作者和诗人所写,正好相差整整一代。以前文学者概不叙述。有遗漏者,今后补之!

 

 

瘦水选编:80后诗作荟萃

 

诺布朗杰

                 

四月:赎回诗歌

 

洪流般的光阴远远扑来

带着我二十多年的叹息

春鸟一下一下啄着诗句

生发出春天的旋律

 

桃花随心所欲地开着

比自由诗更自由

透过殷红的玫瑰

我看到面包与物质

 

碎落的日子敲响四月

我打算用春雨抒情

试着一滴一滴串起来

串起珍珠 挂在春的项上

 

春天步步走向我

已经驾驭不了四月

挥汗的农夫撒下种子

我把它们一字一字放入诗里

 

燕子剪着春风

也把我的视线带向远方

当酸雨吐出了一口痰

四月就破了个大窟窿

 

默不作声的古籍

在密不透风的博物馆喧嚣

四月轻盈地飘出柳絮

从一首诗飘向另一首诗

 

四月已经剩下一半

和我一半的心情产生共鸣

试图用四月的笔赎回诗歌

 

还有弯的弓和直的箭

           

 

郭良忠

                                 

颤抖的雪

 

        那狂雪,粉碎了忧愁的躯体,就这样走了。 

        秋风掠过草原,擦伤这里的小草,穹望天空,那滚动着的白云扑 向高昂的雪山。 

        蓝天。白云。马路声。桌玛的歌声。 

        都与草原共唱那首古老而又新鲜的恋歌,和煦的阳光透过生命的底线,小溪撞响心灵的欢歌。 

        傍晚,喇嘛的诵经声穿破我思绪的峡谷。 

        远方的客人,来饮一杯帐篷里的祝酒,用最纯朴的语言说声扎西德勒。唱一首牧歌,饮一杯甘甜的美酒,围绕篝火跳起锅庄舞。有一种语言,穿越歌声、穿越美酒、穿越篝火。 

        深夜里,就让我颤抖的思绪安祥地入睡吧! 

   

            

明珠      

                           

甘南,甘南

 

        1

那一天  那一月

羚群走了

羚的主人

还在守望着,那段祖先的故事。

从此,一个小镇,一座佛塔

便成了我诗句里抑扬顿挫的旋律

 

        2

天堂

或者远

或者近

拉卜章,这里就有众佛在庇佑

一串念珠   一段经文

藏家人,把信念留在脚下

把虔诚放在心中

 

        3

走进洮州

欲寻找文人墨客的足迹

一行字也好

一幅画也罢

那半壁江山

终归会是书生背负的包囊

曾刀光剑影 也曾千年一叹

 

        4

翻开陈旧的历史

或喜   或悲

只看到百年庙宇寂寞着

点燃的一盏酥油灯

也许是在延续香火,也许是照亮祖辈的痕迹

击打一下巴郎鼓

我仿佛听到杨土司威震四方的豪情

还有八思巴吟诵经文祈祷吉祥的乐章

        

杨延平              

 

故乡

 

满野古典,水稻花开。

我父辈们前世的故乡

是大明朝王气歇脚过的应天府(今南京市)。

青藏边缘游牧人,是我今世的兄弟,

他用坚强的目光托起金子一样的年华迎风站立,

我已皈依故土,且两手空空,泪如泉涌。

     

        

苏娜旺姆

         

三月的悲

 

我步履蹒跚

徘徊于每个老街旧巷

然而无暇拭去这泪水

早已化为悲伤掉落

和着曾经的年少轻狂

在芬芳的泥土里

消融  消融

 

 

蓝紫衣     

         

蝼蚁

 

不管你是哪里人

男人还是女人

你来到这里

蜿蜒的街巷

承载了你所有的喜怒哀乐

       

 

孤鹰

             

深夏玛曲

 

        1

在草原这多情的季节

热恋了一场的格桑花

留下记忆的躯壳,去寻找梦的温床

 

        2

一个微笑的眼神

引来多少目光与驻足

静坐常思,给你一个回眸的微笑

将这个深夏的故事定格在草原深处

 

        3

在草原,随时可以放飞自己的心灵

让所有记忆,在漫漫长夜中发酵

怀抱奶桶的阿妈,牦牛的乳头

在草原深处,尽情交织着生活的节奏

 

        4

遥看苍穹,飞鸟的嘀鸣

似在诉说,你曾经来过

有一份真情被草原默记

你的身影,是我无尽的回忆

我的心思应归何处

 

        5

轻轻的,你走了

在五彩经幡飘扬的那头

我听到了河曲马的嘶鸣

请允许我,手捧洁白的哈达为你送行

 

 

拉毛扎西

             

甘南,轮回的缘

 

        1

谁在扎西滩的怀抱

月亮的一角在远方亮着

马儿跟着游子凝望

曾经,那里的曼陀铃失声

长发飘舞的牧人在那里放牧

阿佳珠姆说邂逅了一头沉睡的狮子

阿达拉姆是美丽季节里动人的舞者

爱上格桑丛里美丽的卓玛

红珊瑚和透红的脸庞碰撞了初吻

而你说不出前世的念珠遗忘在那里

 

        2

是那一场雪阻挡了我的路

黑帐篷;是一次陌生的约定

梦着雄鹰一样飞翔 骏马一样奔腾

十八岁那年的次仁措姆,羞涩的眼神

心上的人儿,奶茶飘香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

愿你在天边的彩虹下鲜艳的盛开

 

        3

青稞地里奔放的热情

若没有承诺或爱恋的种子

是否把无影无踪的梦抛弃在最后的家园

可我等不到,离去后等待重复的勇气

佛珠,是我心灵的寄托

等待召唤的人儿,为谁守候一生的挚爱

 

        4

冥冥之中,骚动的人群

熟悉的背影,撒肩而过的你

多年前,酥油花展在雪域圣地的一座寺院

我们就像两颗被点燃的酥油灯

祈福着人们,希望和梦想一起升腾

把爱恋的邂逅,悄悄的写成藏文诗句

藏在一个被灰尘淹没的笔记本

 

        5

桑多河的四季,寂静的村落

离去的印记,将思乡的泪珠流下

终将在您的怀里走过的日日夜夜

一生牵挂的孩子

在亲人的拥抱中微笑和哭泣

眼神、嘴唇、额头、可爱的小手

家乡的草原、河流、蓝天、白云

还有那绛红色的寺庙里朗朗的诵经声

一座羚羊出没的沼泽里屹立的美丽家园

一个时代的变迁里蝶变的藏乡门户

 

        6

划过长空,飞翔在儿时的梦境里

望不见白云深处,却把自己的魂儿勾走

玛曲草原,母亲河畔的金色牧场

春夏秋冬,用无数个日月去怀念

我把歌儿献给那些快乐的牛羊

一条河的源头里流淌着游牧的足迹

 

        7

那时,沉默的接受一场宿命

是断了线的风筝,望不见天边的彩虹

谁的脚步,坚实的踏在转经路上

拉卜楞,静静的等待中老去的背影

他们好像预言着今生和来世

灵魂深处,我们像一滴露珠,或一颗石头

三百年不远,只愿途中聆听生命的真谛

 

 

        瘦水,男,藏族,原名秦文忠。1968年生,甘肃甘南人。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诗刊》《星星》《民族文学》《诗歌报月刊》《西藏文学》《飞天》《绿风》《诗选刊》《诗潮》《北方文学》《散文百家》《散文诗》等刊物,入选《中国年度诗歌精选》《中国年度最佳诗歌》《中国年度散文诗选》《新时期甘肃文学作品选》等多种文集,获“甘肃省黄河文学奖”“甘肃省少数民族文学奖”“鲁藜诗歌奖”等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