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心灵的故乡


骑一匹马去安多草原

梦想总被露水打湿

和年少时去流浪

总有一些年青的虚妄和轻狂


安家洮州,立身警营

总有事想明白了,甘愿老去

总有些没想明白,不想变老


想这个秋天,霜雪覆盖的道路

不再泥泞,薄霜覆盖

想这个秋天的原野

野棉花寂寞孤独地盛开


和为民登山,漫游,品茗,话桑麻

和邻居在下班途中交谈

品往事和酒


酒后落叶铺满街道

星辰也像遗落的朋友

似曾相识,无言以对


深秋我和我们的朋友

唱着一首梦里的歌

恍若梦境,泪水又如此真实



当周沟


终于从疫霾的网里,可腾出手

左手阳光,右手爱情

这时阳光炫丽

诸神目光清澈

注视人间

脚下美丽的五彩通途


还可以迎接一些雪,在雪地上

写下一些祝福的词

春风会把美好播撒

还可以凝望一只鹰

和它抒写下的空旷和苍茫


当周沟,一天天温暖起来

身后的金顶辉煌

山坡上松林葱茏

万物期待重蓬,新生

只有我们的爱,如朴素的青稞

和一轮弯月

被反复刈割,疼痛而美丽。



最好的记忆


童年,最好的星星

在水桶里。


姐姐担着一担水,杨家泉

泉水清澈。


姐姐十八岁的年华,舀满水桶

一些星星闪烁着,担回家。



白雪


最好的雪

下在偏僻的山村


场院寂静,麦草垛藏着温暖

麦草垛把一些雪,点燃


多少年过去,雪盖住冬麦

麦子和雪,湿润着炊烟飘过的天空



鞭炮


禁燃。偶尔炸响的炮仗

如梁山好汉,一声拿酒来的豪爽


从初夕,到初一初二

单元楼门前铁桶,成了受气桶


幸好,有人打了洞

否则,铁桶不发声,会酿造悲剧



上坟


坟头黄土干涸

小草又一次面临火焰

祭祀的纸钱,香烛,柏香

先呈后土,再敬祖先。天空湛蓝


噼噼啪啪燃烧的祭物

草根罹难,春风里又活满山坡



大雪日同题诗:雪山和乌鸦


雪域浩淼,荒山如雪

即使深夜,一只乌鸦也无处遁形。


雪域里鹰领主苍穹

其下秃鹫和秃头的僧人

超度亡灵


乌鸦无处遁形,雪山照亮了世界每一处角落

乌鸦,被世界遗弃的叫声

眼里有火,喙上残存有血。


乌鸦嘶哑的叫声,如北风撕帛

如琴声生锈,山谷箫瑟。



甘南谣


十匹风驮来北风

百匹马驮来草原

千万经筒转山转水

转人间平安的经文


在草上挽留露水里的光阴

在山顶上收藏一些白云

在石头上刻下的漫漶的文字

在路途上点亮极速排列3的星辰


在甘肃南部,万物浅浅生长

鱼和鹰浅浅飞翔

无论阴晴,它们都有定格的方向

无论晨昏,它们都有虔诚而清澈的眼睛。



幸福的星辰


从清晨寂静的星光里

选择几颗

一颗装进童年的书包

浸染上识字课本里干净的墨香

一颗敬献给祖父,一个反穿羊皮祆

跌落尘世的亲人


小学叫星光小学,那时星光黯淡

月光普照

清源河流淌着无尽的劳作


闹钟失忆,星辰迷途

我从睡梦中醒来

在星光小学铁大门口,祖父的羊皮袄上

盖着月光,看着那么多星星

跌入黎明

也没有喊疼

葛峡峰.jpg

        葛峡峰 ,男,汉族,1972年8月生。中共党员,甘肃渭源人,现供职于甘南藏族自治州临潭县公安局。中国公安文联会员、诗词协会理事,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甘南公安文联作协主席。作品散见《诗刊》《文艺报》《星星》《飞天》《绿风》等报刊,入选多个选本,获公安部网络诗歌大赛二等奖、第四届甘肃省黄河文学奖等。出版诗集两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