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初记


          1

陌生的季节往往是最寒冷的季节

冰冷的阳光不再是温暖的词汇

在这个季节,我要重新命名我的躯体与感官

如同村寨老人常言:尊者的圆寂是寒冷的夜晚


          2

如果风就是风,那么树叶就是银饰吊坠

它的闪烁与跳跃就是高空的呻吟

风像是水浸入纱布缝隙一样渗透我的肌肤

在树下,又能和谁一样站立


          3

我们的相遇与离别同时出现

这个季节,风与树叶的寒冷同时出现

开始孤行在热闹的脚步里

耳闻目睹的,都将成为风景



阿卓迎面而来


车巴河畔的青稞熟了

阿卓!我亲爱的阿卓

雨夜,我埋在你辫子里的麦苗

是否在腰间随风摇曳

是否像天空的麻雀一样

围着你的妖姿歌唱芬芳

车巴河畔的村庄在收割

麦田里有像你一样的少女,也许

她未曾知道我在寻找你

脚下的路像你的腰带般延伸

红色的腰带般延伸

还记得那晚腰带的松散和坠落

坑坑洼洼是松散

无限的下坡是坠落

车巴河潺潺而流

阿卓!我亲爱的阿卓

雨夜,我埋在辫子里的麦苗

在腰间飘舞,俊朗的青年

在你的田间歌唱

我在返乡的路上

河畔的群山正在起伏

谷底的石子正在跳跃

哦!我凭借雨夜的记忆与感召

看见阿卓迎面而来



在格勒卓吉


我对羚城的记忆

牵扯到一些生僻的往事

与她的相会,格勒卓吉

犹如青涩的少女

在清香的绸纱下隐隐约约

是敦煌壁画的活现神女

飘逸在土司宫廷庄园

如今你踏过洮河畔边的花草

漫向皮袍般的甘南大草原

阳光跳跃在花草的水滴上

每一滴水,装满宇宙的眼珠

格勒卓吉,人间香巴拉

好比佛陀诞辰之地蓝毗尼

向往生活的你

——不曾走过太阳与月亮的间隙

——也不曾留意蜂王飞去的足迹

——不曾在阴阳相隔之处放眼远方

——不曾呆视瓷盘碟子吹出你的脸

太阳流回于椭圆的轨迹上

羚城在路灯泄下的彩光里沉睡

我今夜在格勒卓吉,等待

花用另一种方式开放



碎体


全身的经脉正在裂开

痕疤是那么的顺畅

恰似傲慢的洪水泛滥麦田

冲走的与遗留的都是残缺

恰似处女开眼的花苞

苞头的颜色与漩涡的飘香

都将成为最美好的遗憾

我全身的骨髓正在断折

声音是那么的清脆

犹如你入眠在清晨的林中

鸟儿飞去或阳光的照射

都会在耳边跳跃

恰似舞女移动的脚尖

擦过檀木地板,瞬间

我干黄的肌肤已粉碎

每一块碎渣那么的形象

像碾过枯掉的树皮

每一小片都保持了它的容貌

哦!条纹与边线拼凑起来

可否圆满?



哀酒


本想饮酒,可以释放我骨子里的空气

借此朦胧,向屠夫描述我心爱的姑娘

鼻梁、额头、手指、发丝……

屠夫一再碰杯

仰头灌下一杯又一杯

黑烟弥漫的空房中

屠夫腰插刀斧,抹干的血迹

衣衫褴褛,痛哭流涕

屠夫大喊嘶吼

我击拍胸脯

深夜,你忘记了刀斧

我也忘记了心爱的姑娘


桑杰才让.png

        桑杰才让,藏族,90后,甘南卓尼人,中央民大硕士研究生,双语作者,小说和诗歌散见《中国汉诗》《格桑花》和中国诗歌网、中诗网、极速排列3网等刊物和网络平台,合著有母语小说集《三角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