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雪莲


装缀荒芜的旷野,让冷冽的雪风滋养出蓓蕾

九层地狱无法排挤你婴儿般的诞生

裹住一切风尘,不偏离极速排列3

依附罕见的雪峰,吸吮稀薄的氧


 

苍白的肌体并不那么雄厚

零散的根一直延续,让土砾葱郁牧群繁衍生息

栖息于远离喧繁的苍茫高原

雪线上纵横的碎石穿透的骨骼

我无数次仰首膜拜,极致的高度

总是抵达不了你雄性的伟岸


多想栖居莲蓬映照的座子

听听你赶一群狼的吆喝

草甸、山谷和雪光交融的空寂里

寻找你遥远的罡风

 

冰冻三尺的高度

是你倔傲的风骨

极限攀越,是你最美的弧形

雪山和草地,是你千年幽居的圣地

你的每一次绽放

骨骼里流淌着牧人的韧性和刚毅


 

远牧之歌


那时一场劲风暴雪沉淀的冲击波

从黎明的雪线上扬

从暮霭的天际涌动浩大的嘶吼

黑色的牧群,沿着燃烧的草皮

漫向雪山之巅


狼犬的野性覆盖了雪域大地

每一条江河,勾勒雪山草地的经脉

牧马的蹄音,让英雄的赞歌弥久传唱

历史的风尘,无法淹没远征的足音


牧鞭的猎枪,在褐红的臂弯里响起

一群征服的野牛,挤出了温润的奶汁

远古的歌谣,在雪莲的拼杀中永生



松茸


阴湿的世界,梦在回旋

于坚粗腐化的枯叶下,佯装深藏不露

每夜间,一阵漂泊的雨识破天机

你褐色的头颅,沾着青冈树根须的泥香

犹如丧失了时令的机密

夏光,见缝袭入

悄悄地,你膨胀的躯体, 弥漫高原味

浓烈了整个山岗


此时,你像个有主的山里人

赤裸于光与雨交织的梦乡,接受那些诚实温润的手臂

心仪已久的回归

褐色的背影

释放一张张惬意的笑嫣

 


靠近你,在你心脏部位聆听


以天空的豁达,让云彩贴近大地

在一片丰润的阳光绽放万物生灵的葳蕤

离天最近的雪线,游动的影子

弹奏三月的牧草

扬动四季的风雨

让轮回蹄声如雷,延续生命的旺盛


族群攀越的每一座山脉

每一条冰河

在时光隧道上

留下苍鹰的深深的抓痕

余音萦绕 


此时,伫立你心脏的部位

靠近你,听一块暖石的心扉

一叶蒲草蠕动的雨落

一犄弯月发白的空茫

一支部落定格的久远的哞声

 


透过你萧瑟的目光

我听见暗流的碰撞

从你头顶轻轻划过

一束新月

不再那么让人陌生

   



悲从心来的声音,莫过于乡音

它应该蛮缠于一些旧事


那些鸟飞离后,用嗅觉沿着时令重返故地

它们带着僵硬的身子和气息

栖在那棵传宗接代的土壤

拾掇凌乱的思想


或许,这一古怪的飞抵有点喧闹

让人生厌

唯有努力地聚焦所有的动力

才能在安静的净土

安置灵魂的骚动

 


无题


其实,我已经挽不回

月光下清晰的冷漠

一枚秋英 ,布满岁月的痕迹


轮回中让我遇见惊喜

又让我几度惆怅

年少的轻狂

早已被一阵风携走


如一片落叶,流浪何方

宿命中挣扎

远处

还有几盏灯为我亮着

曾经回旋的天堂



清秋


天空,离视线疯长了一截

通体一丝不挂,裸赤如惑心的油画


雾霭仿佛停止了呼吸,死无对证

遁入空门的联想,像个猎猎的经幡

与一片落叶反思


从表层及里的秋令

暗涌的光

在黎明的白雾中反射出金黄的波澜


那个曾执导的老农

从谷底回响的山风撕下一笺日历

镰刀刺向一粒麦穗心脏

是否正中下怀

纷纷溢出热血


此时,山野走向青黄不接

一茎草,用耗尽最后的水分

诠释雪雁路过

秋阳高照,炙烤后

夜愈加冷清

让心又多了一份漾动

 

 

秋分


温暖的手挥向九月的彼岸

一对秋蝉

在昼夜的分水岭共进最后的晚餐


越向西走,风声愈加紧密

疼痛会从肌肤泌出

刺破岁月


一枚枫叶

从轮回中省悟

露出浅红的酒窝

回梦大地


农事进入尾声

青稞耐不住急性

在镰刀里跳跃

阿爸像欣赏艺术品一样

捧上一粒谷和一把汗水

把梦拉长


此时,故乡以庄重的藏戏仪式

送夏迎秋


多情的秋事

纷至沓来

结结实实的手腕

拽着沉甸甸的收获

眺望

又一个多彩的风景

向十月礼赞

甲波布初.jpg

        甲波布初,藏族,又名蒋林。四川巴塘人,文学爱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