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霖雨


七月的续集,只剩一场霖雨

这座城市的疲惫,在雨影中更显清晰

被雨淋湿的影子

癫狂中有些狼狈

此刻,沉浸在与恋人热吻的你

更需,浅尝到脚底尘世的辛酸


若岁月隐匿的所有故事

同雨声释怀到整个人间

也许,就找不到幸与不幸的边界


我所掠过的街角

恍然有些熟悉而陌生

洞悉,日益渐微的灯火

才知,无常却近在咫尺


旋转开祖母的太阳伞

看着四下弹落的雨花

才试图擦拭一些琐碎记忆

放下更多不必要的执着

从此,步伐开始轻盈有力


北风啸,南峰云

夏来霖雨,雨后有虹……

这是四岁小侄眼中的风景

至今,也是我所能读懂的一首诗

唯有如此,敢在狂风暴雨中继续前行



故土以南


故土以南,阳光触及的大地

再也没有,秘密栖居的角落

祖先遗留的每一条道路

始终指引你,内观所需的悲悯


故土以南,途径的每一座庙宇都传承同样的文字,

同样的语言,同样的真理

可是,为何又有那么多同样的虔诚者活在各自的无明?!

故土以南,没有硝烟的战争依然可寻

病毒猖獗的噩耗不断肆虐在东西的土壤

更可畏的不就是渐渐固化冰凌的人心么?!


天与国,国与国开始有些混沌

居安思危,如履薄冰,

才能算在人世活明白了?!


故土以南

我所偶遇的每一座村子,寒暄的每一个人,游过每一座山川,淌过的每一条河流,赏过的每一棵花草,甚至亲吻过的每一寸土地,……其实都像故土!

都在重复着告知我同样的答案:“故土以南,早已没有苦与乐,幸与不幸的结界。”



斗指西南


斗指西南,芸芸万物头指地心

金色一直蔓延到下一季的边缘

人间开始沉甸起来

万亩的绿叶凋谢后,大地搁浅在一片空寂

高处,残留着稀薄氧气

低处,众生贴近小心翼翼

如此,才能留下生存的契机


斗指西南,始杀万物

“缘聚则合,缘灭则散”

这是家乡的老喇嘛颂给这一季的诗歌

祖母走后,天蓝得高远,蓝得清澈,蓝得有些彻骨的寒意

千盏酥油灯和紫檀念珠里我才看清诗中生命的醍醐——轮回或解脱


斗指西南,洪流已去

吉曲河上随风推开淡蓝色的涟漪

幸福中不免参杂些苦难

光秃的高速路旁

已看不出岁月交替的痕迹

也许,就有了那么多人背对时间,遗忘过去的理由


斗指西南

小径尚存的秋英

古老的智慧仍浅藏在几株花蕊

能在一片秋叶下寻到吗?



欲望


山脚下拥挤的砖瓦

窒息了属于那里的呼吸

高栖的盘羊,低旋的云雀

把祖先曾遗留的土地

刻写在栗色的眸子里

同群星涌动起泪花

黎明之后,从尘埃开始

被人类垒成屋脊的“城堡”

蔓延至苍穹的边缘

且听风吟:“飞扬的欲望,欲望会飞扬”



战疫


在病魔侵袭的土地上

蒙上了一层血红的斗篷

在悲戚与悲戚中寻找着,思念着,祈祷着,亲人们的面孔

爱别离,痛心扉

泪无言,淌满面

花落尽,天悲泣

吾心在颤抖

吾心在挣扎

吾心在狂泪

眼睛就这么在难以入眠的寒夜里湿润了……


当满月的银光跌入我的瞳孔

想起她,还有他、更多的他们,战斗在疫情前线的医务同志们!

白色的衣襟上已挂满了泪迹、流淌着血液、藏尽了辛酸、甚至流逝着生命!

我们的同志们呵!

一生的平凡中负重前行

一生的平凡中救死扶伤

一生的平凡中任劳任怨

一生的平凡中造就非凡

一切的力量都源自于内心的极速排列3和责任

还看今朝

他们是最可爱的人

他们是最无畏的人

他们是最可敬的人

难道这不就是英雄们的真实写照吗?!

向同他们一样奋战在疫情前线的同志们致敬!


来吧!起来吧!

让我们顶天同群星划过夜空割断死神的利爪

来吧!站起来!

让我们立地众志成城来驱散我神州的疫魔

来吧!都站起来!

开怀喜迎战士们凯旋

看大地回春

赏鸟语花香

听人语物语

接车水马龙

点万家灯火

不久之后

背过黎明

搁下口罩

待太阳从东方地界上缓缓起升时

孩子们依然会在晨曦中灿然含笑

来吧!让我们一起相约在胜利的喜悦中,

从青藏高原的雪山脚下捧起格桑花向祖国怀抱唱响母亲的歌!



心随境转


时近冬至,心随境转

又有多少人心固化冰凌

我感受着城市的喧嚣把寒涩拒之山峦之外

人心所向,怀疑所有的不安潜藏在山间寒瑟穹庐

预示着下一季的山洪泥流

时近冬至,心随境转

若活在黎明的边缘或傍晚的边界

就别铭记这一季所谓的苍茫世态

告诉她/他们只需要好好错过今冬


秋末,所有隐藏的秘密同花蕊凋谢

冬初,所有故事笔止于苍白的绝句

“万事将尽,新年可期”姥姥说,

要我好好错过上一季的违缘

腊八过后

望眼欲穿,高悬于夜空的礼花

让孩子们忘记捂住九冬里的猫耳

生活在过于匆忙步伐里的我们

遇到冰凌之后才学会贴近小心


“万事将尽,吉祥如意”姥姥说,

脚底的土壤正随春风开始蠕动

侧耳倾听,大地合我心声在震动



微观即宏观


医院聚集了四类神种

有情的从未离开过无情的

——生老病死

每一个呼吸徘徊在留去

微观的一角是宏观的影

与我促膝交谈的老者

是刚被死神宽恕的病徒

她诠释起什么是场轮回

晚风肆意把秋叶打散了一地

蜷缩在路旁的黄狗活出了当下

夕阳里,只现匆匆来去的步伐

天使的衣襟莫名沉重起来



8844.43


从极地开始

矗立在世界的脊背

头顶银河 

身揽众生

俯瞰大地

8844.43 是跨生命维度的代码

从零起始的足迹 

集结每一颗赤热心率的平方

刻写在人与天的结界

就让途径迁徙的群鹤

把这喜讯从风中带给远方



阿里


在阿里,寻找与神共舞的传说

海拔不在去证明我将是否被你容纳

只留我精神的维度去感受你的存在

岗仁布切的呼唤在白海螺里旋转

老者的皮囊不再执着逝去的容颜

沉醉的灵魂搁浅在玛旁雍措的怀里

涤荡尘世里生生轮回的悔恨

源自于极速排列3的力量

到底诠释着人类与自然

虔诚者们手里的五彩风马

飞腾在碧蓝缥缈的虚空

是寄风献给纳木那尼的发簪

贤者们悄然经过的足迹

于昨夜,同彩莲盛开在巴嘎尔的草原


 

如果这是真的


若蝶恋花的姿态酿出花蜜

如果这是真的

就请落到鸽子的羽翼上

把酝酿的甜蜜捎去远方

若这片羽毛漂进了杯里

如果这是真的

请别怕玷污了你的红酒

那是我为你送去的甜点

如果没有如果

相信我的讯鸽不会空爪迟归

请把你的唇印赐给我的手心

单增罗布.png

        单增罗布,藏族,1996年生于西藏拉萨,2020年毕业于西藏民族大学。有诗歌、散文、小说作品散见于雪域萱歌、藏网文摘、西藏文学等网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