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墩子古城


雪山之下    古道之侧

一座城

铸就千年市场

有人探寻悠悠马蹄声

有人企望寻觅戴望舒笔下的雨巷


而我

就在昨夜

沿着光溜的石板路

触摸古墙的斑驳

在糕点的清香中推开那扇负重的木门


空中明亮的月儿

辉映阿加赐予的玉片

在游子心中

构筑远行千里的念想


古城不大

房屋相连    邻里互敬

古城很小

却装下茶马古道的兴衰


注:① 阿加,德钦藏语,意为奶奶。



澜沧江峡谷


河流    源自天上

抑或雪山圣洁的心脏

峡谷    斧劈刀削

怎一个鬼斧神工了得


闭上眼睛

倾听江河撞击崖壁的雄壮

轻吸慢嗅间

江畔神柏的馨香

婉婉道出

赞普的旨意还有那只乌鸦的误传


指间流淌的风

讲诉得道仓巴驭鼓飞行的潇洒

一乘白驹

踏碎峡谷月夜

惊起浪花点点醉了两岸村落


一座山又一座山的缝隙里

我的族人

坚守一片片不大的麦地

碎石间顽强的野葡萄

笑看漂洋过海的胞弟

孕育月光中柔软的液体


一朵石榴花

悄然绽放

殷红激流的乡愁

传说中

我们站成坚强的崖壁

一站千年    一守生根


注:① 仓巴:民间对苯教修行者的一种称呼。



弦子


那把做工粗糙的弦子

沉睡于爷爷跋涉的马背上

还是那把弦子

复活于父亲布满老茧的双手


那把弦子

怂恿父亲的爱情

圆润母亲多情的歌喉

灿如夏花的舞步

迷醉大江两岸如蜂少男少女


在我的母语中

弦子和弦子所指不一

碧旺弦子拉响在手中

依弦子嘹亮在喉间

舞动于足间


弦子依旧    江水流淌

在这方山水

何时何地都有弦子的悠扬

声声唤醒依山的月牙

点燃心中不羁的激情


澜沧江   金沙江    怒江

沿着三江的河岸

那些涌动激情的生灵

一如浸泡已久的种子

托出弦子水灵灵

用爱情滋润横断山的干热


此生     今世

我们在弦子的记忆中成长

我们又活成弦子的记忆



冰川


说什么低纬度

道什么热带季风海洋性

还有现代冰川……

这些陌生而熟悉的字眼

从专家的口中

学者的书里

塞灌进我可爱的阿尼、阿柯

还有阿雄的耳朵


油光灼灼的三脚架间

燃一堆不灭的栎火

脸膛赭红    思绪飘逸

祖辈的故事便舞蹈舌尖

关于冰川

关于村落

还有遥远的尚武时代

我那英武的岭·格萨尔王

隐逸此间的传奇


“斯明永是大象驮着的一对皮口袋”

一道山岭成就一个故事

一个故事完成一片山水的痕迹

明永恰    斯农恰……

或许还有他们的兄弟姊妹

那些我们未曾谋面的

银鳞玉甲的游龙

一头牵系亘古的风云

一头连接你我无邪的极速排列3


注 :①阿尼、阿柯、阿雄,藏语爷爷、叔叔、舅舅的音译。



雨崩


不管你相不相信

雨崩以神奇的姿态

隐秘在

一枝松叶下


沿袭祖辈口中

借种还粮    寻踪觅迹的故事

挑开食不果腹的历史外衣

看如今

雨崩的膨胀

崩开一个个扎西的钱袋子

灿烂卓玛的娇容和奢华的客栈


缅茨姆峰下

村落依旧

“夏列崩”若隐若现的神鹏奇蛋

光滑在朝圣者指尖的抚摸

那层层叠叠

至今仍未启页的天成“列崩”经卷

静待何人翻阅

倾泻万年的“斯朗瀑瑕”

岂能以神瀑简而代之

虔诚的朝拜    悠闲的逛荡

“斯朗瀑瑕”洗去世间烦恼、苦痛


就在今生    就在此刻

我静坐雨崩

等待千年之后的裂变



飞来寺


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名字

冠落此地始于何时

源于何人

面对雪山

这些都是尘世琐事


阿尼阿加聪慧的头脑里

格萨尔王曾经驻足扎营的圣地

《嘉岭传奇》记载的“夏明珠拉卡”

如今就在你我的脚下


面对雪山

桑烟缭绕    经幡舞动

澜沧江河谷升腾的云雾

一如雪山的面纱

若是信诚

薄薄的云雾

岂不是连接飞来寺和雪山的心桥



卡瓦格博


不知是前世的命定

还是今生的追寻

卡瓦格博

深深烙进我的脑海

生动我的心田


曾见过那位金发碧眼的专家

用了美丽这个词汇赞叹您

也听闻那些意志坚定的登山健儿

企图污秽您的神圣

多年前拍摄的纪录片里

长发飘逸的扎西

复述您的子民对您的嗔斥

那一声阿尼卡瓦格博

悸动多少极速排列3的心


此刻

下弦月温柔你的雄姿

夜的静怡

烘托内心的真

白人白马的形象

点燃族人心底不灭的尊崇


卡瓦格博

一座有界的山

卡瓦格博

一个无边的极速排列3


原刊于《香格里拉》冬季号

扎西邓珠2020.jpg

        琼卡尔·扎西邓珠,藏族,1973年出生于甘孜州巴塘县。大学毕业从教7年后,前往云南省迪庆州从事藏语广播电视工作,业余时间从事藏汉文诗歌创作和翻译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