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和


走过多少走不下去的大道

不再醉心于世人口中的景色

不再为精美的花瓶苦心积虑

把冷眼旁观也丢在主人面前

细致地谢过那些灰暗的旧日子

向几经风霜的囚犯握手



无心附和的虚伪


狂风不断,黄沙漫天

自己才是个人的依靠

无言的泪水是蜕变的节点

曾向世界热情拥抱

高歌我的珍爱

却始终走不进透明而严实的门

那些不分场合的虚伪,惺惺作态

使我连连作呕。怒不可遏

像全身奋力抵抗毒病的侵扰

这漫长的侮辱——

扔下沉重的面具匆匆离开

从此,顽强地孤独成为极速排列3

直至再次变得年轻

直至世界再次变得可爱



独处笔记


是是非非背后还有一张网

对错细究之后牵出一段故事

分不清善恶的明朗轮廓

说不准有多少信条

——真的听了进去

一直坚持的,最终觉得

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叶障目

生活里,母亲渐渐适应了衰老

而我适应了陪笑为荣的孤独



爱人


不想开口的就会沉入心底

沉在心底的梦里勾起涟漪

那些激动是桃色的

那些眼神是酥软的

那些等待是灼心的

注定,这是一生的伤

我只好摊开四肢

任你一刀一刀凌迟



老房子

              

刮一阵大风,担心榻板会吹得七零八落,

担心父亲的骨骼会散架?

下一场雨,担心木屋四处漏雨,

担心母亲的心血白白腐化!

担心它一天天衰老下去,

遇不到一个合适的新主人,

而我只能眼睁睁望着它化为乌有,

跟那些残存的回忆自相诋毁。

许多年后,对着一片不见木屑的荒地,

跟儿子谈起:“你父亲我

小时候在这里长大!”



午夜随记


善良揉成一粒种子播下

从内心的土层间缓缓拔高

似大地回春一般

一股热流在体内喷涌

不为胁迫,不为脸面

更不为道德的奴役

是根须汲取到水分后

明白其有温暖的阳光

微风习习的空气

和滋润万物的雨露

都不可替代的甘甜母乳

与她相处的日日夜夜

便是红尘中保持缄默的理由



雪是上天的颜色


雪是上天的颜色,净白无瑕

落到喧哗的人世就会融化

像墨水侵蚀棉花那样全部吞噬


纵使这样,我仍呼唤雪

呼唤它洗去尘土的执着

也呼唤落在我身上

从此不消融


试想,吸进苦难的药效

不断攀升,像身边这些

坚实而巍峨的山

雪,将常年与你为伴

拥有期待的清净世界



夜里呓语


嗜睡如命的人啊

为何不能早早睡去

在回想什么吗

亦或想握紧些什么


白天,匆匆忙忙

无力留意有关白的所有细节

然而在深夜,借着漆黑的旷野

将见不到光的部分慢慢摊开

又从心的根部截取一段白的光

与白天黝黑的你絮叨几句


慢慢地,我习惯上

和一个暗黑里描摹光明

强光间在意黑影的浪子

相互取暖,生儿育女



修行


呵呵,修行

不是你说了多少个星星

而是有多少句关於黑夜

更不是为表演选一个主题

它是在天空与彩虹的根部

照见一片可握紧的土地


当增扎西.jpg

        当增扎西,藏族, 1989年生于甘肃甘南。诗歌散见《中国汉诗》《西藏商报》《西藏诗歌》《格桑花》等报刊杂志和网络文学平台,作品入选《佛顶山——2018年中国少数民族诗选》《甘肃青年诗会2017诗选》等选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