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的世界


高原的天

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

乌云跟着风的踪迹

悄悄的来到烈日的旁边

而烈日已不知去向

突然之间

淅淅沥沥的声音

就传到了我的耳边

彷佛之间

一切都静止了

只有雨声杂打着世界的一切


雨的世界

还没有停止

一切都在融入其中

一切都被击打

一切都被洗涤


可是一切过的那么快

却不能永远的驻足

但在那一瞬间

疲惫的心灵以被安放

肮脏的灵魂得到了洗涤

一切都回归于自然


一缕阳光的出现

让雨的世界关上了大门

逐渐散开的云朵

让出了蔚蓝的天空

一切都结束在彩虹之中



故土,心中的眷恋


盛夏

行走在

炎热都市的街头

喧嚣的汽笛和行人的脚步

扰乱了我头脑中

所有的思绪

灵魂深处

却有着

割不断的眷恋

还有那份

从未停止的思念


闻着

阿妈拉的乳汁

匍匐在胸前

吸吮一场慈爱

借过

阿爸的肩膀

去踩踏绿色的草原

可是记忆的碎片

却和银白的发髻

埋没于这片土地


深夜

在月光下

滴了眼泪

所有的一切

都被封存在邮寄的信筏

跟着风马的行踪

回到故乡的驿站



在塔尔寺


极速排列3载我来到了

青藏门户

我带着虔诚的灵魂

来到了小镇鲁沙尔

只为寻觅

佛的真身

听闻

在佛的慈祥下

云层里的风马

驮着厚重的经卷,石头

落在了历史的遗迹

先形成了塔,后形成了寺

渐渐的庙宇浮出

时光沉淀 ,岁月流转

菩提成树

一个圣洁的时辰

祥云遮天,金光四起

格鲁的天空

随着檀香味而诞生

在厚重的经卷里

红衣喇嘛开始出没

目睹

在岁月流转中

由人成佛

普渡终生

菩提结果

结出堆绣,壁画,酥油花


在此时

由于某种潜在的机缘

在湟中之地

在八宝塔下

在大小金瓦殿中

在塔尔寺

拜见了佛的真身

寻见了灵魂的寄托

善恶只是一瞬间

生死只在一转眼


我们月色中

带着小镇的安静

离开了

这片圣地

我相信

某种机缘

我们还会相遇



那一夜的梦


那一夜

我仰望星空

想着追寻流星

踏寻着它的足迹

去寻找属于自己的星座


那一夜

我彻夜无眠

想着未知和以后

幻想未来的自己

去追寻最自己想要的生活


那一夜

我想着回忆以前

但却泪洒枕边

泯灭着模糊又清晰的记忆


那一夜

过去和未来已不复存在

那一夜

只是梦

当我醒来之后

一切已空空如已

自此之后

那一夜  梦

已不复存在

而你只需去迎接明天的朝阳

踏寻着它的足迹

走完人生路



边墙


儿时的回忆中只有你的记忆

你经历了岁月的洗礼

像一位沧桑老者

卧爬在那里

岁月流转,时光渐渐

我在成长中行走于异乡

而你却始终目送着我

牵挂着我

你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想回头看你

却怕带走你的留恋的心

而跟随我的身形

我只想让你安静的休息一下

而不是夜以继日的思念

这样我才能在异乡

不断拼搏努力

我知道

我的后面有你支撑着我

我才不畏惧困难

历史的岁月中

你承载着许多

你背负着许多

而你的生命从未开始

也从未结束

斗转星移

失去的只是身上黄色的披衣

老去的只是你脸上的容颜

而唯一不变的

是你那长留于世的卧躯

始终守护着于故土

支撑行走异乡的游子

我看见的是你的身躯

听见的是的故事

而你还在继续

从未停止

从未消失



过客


一路走来

留下了许多的岁月痕迹

但那都是源于缘的遇见

有些人在你的世界里

面带笑意云淡风轻

转眼路过

一路走去

有些人在你的生命里

冷面寒语不落红尘

心无恨意

走到头来

也总有些人活在你的日子里

日月轮回不疏不远甚是感叹

这世间

遇见

没有早晚

没有对错

珍惜

不在当下

不在未来

只是在冥冥之中

都成为了过客



落失,回忆


晨曦透过窗户

照进昏暗的小屋内

木桌上的书本

已被灰尘遮住了曾经的面容

模糊的看下去

却是文字的天地

字里行间写的满是

曾经的故事

只是

时间的步伐

越走越远

而我只能去做的是

在若隐若现的影子里

捡起落失的回忆

而那一刻

却被烙印在

时光的尘埃里



孤单城市


黑夜

走在霓虹灯的城市街角

听着车的汽笛声

看着陌生行人擦肩而过

而我却一个人走在这座喧嚣城市

我也不知道要去那里

只是那儿人多往那里走

虽然内心的孤单早已被高大的建筑物所掩盖

但仍然找不到我所要的那份温暖

还有那份迟迟未到的陪伴

时间让我看到了一切

而我却依然走向拥挤的人潮中

或许孤单可能就是永久的陪伴

从此之后

文字和音乐就成了我最好的陪伴

我将她们带进我的内心世界

而去代替我想要的那份温暖

和迟迟未来的陪伴

情感的住在文字的旅馆

而充实自在

孤单随着音符跟着风儿的脚步

踏上了旅途之路

而去看不一样的风景

人在旅途而却不再孤独

多年以后

不知道孤单去了那里

而城市却留在这里

他们却从此分开了


南央嘉波.png

        南央嘉波,藏族,原名宁永平,甘肃卓尼人。有诗歌散见格桑花开,星梦文摘等网络文学平台。现就读于兰州工业学院经济管理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