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言

          1
我的血液侵蚀了太多的美好
它们像平静的大海
遇见了风浪
或许不是风浪
是海啸,是血液冲破血管的咆哮

          2
窗外柳枝发嫩芽
窗外秋风扫叶
窗外阳光明媚
又似雷电风霜
都与我无关
那些看不到的微小细胞
如同千奇百怪地海底生物
正在我的血液里舒爽畅游

          3
窗台上的一盆盆花卉
都将是我生命的延续
我清楚地知道
我将会离开组织
离开爱人
离开我的孩子
我的生命即将终结
我多想变成一粒种子
深埋在土壤里
靠近阳光和雨露
静静地被滋养


死亡

窗外的雷雨声
就像血液在血管里讴歌奏乐
1961年拥有崭新的期盼
好在大自然的万千生灵中
只有人类知道自己终有一死
而我的特权是清醒的预知
我会被血液吞噬


生命的延续

或许我是你亲手栽种的雏菊
绽放在浪漫的七月
您是女儿离去
您是妻子离去
您是同志离去
您是母亲离去
那可怕的血魔
仍未斩断你我之间的血脉相连
冗长岁月里的希望
我已为人母延续着


河水恋

穿城流淌着的河
一条叫折多,一条叫梭磨
潺潺河水的激浪
涌动石子的声响
像极了爱情
那个我钟意的女孩
她也在听河水的歌唱
也许我曾拎起你的百褶裙
穿梭在西索民宿里的某一间藏寨
就连倚坐在广场上的老人们
也知道那个未嫁姑娘的心伤

我看到了
女孩头帕上偷偷绣上的缺瓣梨花
散落的花香早已萦绕我心房
不再等雪融
不再等风停
不再等花开
哪怕变成一条支流
也要流向火苗旺盛的地方
不用交汇
因为在路上
就已能感知狂热的心跳


时代的尘埃

又是一个新的时代
河流两岸新建的楼房
仍然离不开麦其家溅过人血的石头
和茸贡家芬香覆盖的木柱
一小股旋风从石堆里
拔身而起
带起了很多尘埃
在街巷旋转
旋转着的
还有汪波家滋养过罂粟的泥土

这是一个有我在的时代
人人自称傻子
却都干着聪明事的时代
当沙哑的声音哼唱啦哩谢莫
就像飘在山间的晨雾
与山缠绵,与云共舞
当曼妙的舞姿牵动好看的皮囊
就像初春的暖阳
照亮路标,照透心底
直到照清一缕青烟过后飘起的尘埃
或许这又将是
一段历史的尘埃垂示于久远

照片.jpg

        喇布格涛•央金,又名陈钦宜,女,藏族,康定人,甘孜州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贡嘎山》《甘孜日报》等报刊和极速排列3网等网络平台,现供职于四川省甘孜州康定市市委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