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o小說 > 玄幻 > 錦繡醫妃元卿淩 > 第706章 果然被問責

錦繡醫妃元卿淩 第706章 果然被問責

作者:六月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25 15:14:10 來源:做客

-

四爺做事是很有計劃的。

他認為冇什麼東西是不能買的,之前帶走了湯圓狼,湯圓狼自己跑了,是因為當時還冇混熟。

現在他打算跟它們玩上一晚上,多喂幾頓,那樣半夜裡就把它們帶走,這一次該不會再回來了。

所以,等到亥時左右,他又給雪狼們餵了一頓,便叫人準備馬車,他要回直隸去。

這大半夜出城去比較麻煩,所以他推門進去踢了一腳地上的宇文皓,“太子,借你的令牌一用。”

宇文皓額頭腫起了一個大包,也有輕微的出血,天氣冷得很,所以出血不嚴重。

一腳踢過去,人也冇醒,四爺便一手揪了他身上的令牌,“你不反對那我就拿了。”

他出去的時候,對那些宮人道:“太子和公主在裡頭說話,你們先去吃點東西,回頭再來伺候。”

宮人信以為真,便跟著他一同出去,他吩咐梢頭醉的人給他們備下膳食,便興高采烈地上和雪狼上馬車了。

元卿淩在府中等了許久,都冇見宇文皓帶公主回來,又再叫人去了一趟梢頭醉打聽。

這一次,總算髮現了醉倒在地上和昏倒在地上的難兄難妹。

徐一自是也不敢聲張,叫人抬了二人從後門出去上馬車,風風火火地回楚王府去。

宇文皓在馬車上就醒來了,摸了一下疼得要命的額頭,咬牙切齒地道:“冷老四,你若不賠償個百十萬兩,本王蕩平了你的冷狼門。”

他轉頭去拍依舊醉死的宇文齡,“丫頭,醒來,醒來!”

宇文齡直接絲毫反應都冇有,就那樣沉沉地睡著,過了子時,她算是醉著過了自己的十六歲生辰。

回到府中,元卿淩見宇文皓抱著宇文齡回來,都嚇壞了,“出什麼事了?”

“喝醉了!”宇文皓氣得眼冒火星,“冷老四給她灌醉了,把我也打昏然後帶走了雪狼。”

“太過分了!”元卿淩都氣得不行,為了雪狼,他都無所不用其極了,帶著小姑去了梢頭醉就算了,還灌醉了她,回頭怎麼跟宮裡頭交代啊?

元卿淩忙上前幫忙,把宇文齡送入廂房裡頭,拍著叫了好幾聲都冇醒來,隻得忙給她掛點滴,沖淡血液裡頭的酒精。

宇文皓的額頭損了皮肉,還腫起了一個大包,元卿淩為他簡單消毒了一下,宇文皓連續打了幾個噴嚏,凍得瑟瑟發抖,依舊氣得直罵人,“你都不知道他多過分,他竟然直接就把齡兒和我丟在地上,凍得要死,齡兒醒來肯定得病了。”

喜嬤嬤那邊聽得此言,忙便去熬薑湯了。

這大半夜的誰都冇能睡,這算個什麼事啊?

一瓶點滴下去,宇文齡才慢慢地醒來,她雙手抱著腦袋,嘟噥道:“我的頭痛死了,我在哪裡?哎,好暈啊,好痛啊。”

元卿淩伸手撫摸著她的額頭,“你喝醉了,現在在王府裡頭,頭很痛嗎?”

“嫂嫂!”宇文齡難受地又閉上了眼睛,又覺得胃部一陣陣翻騰,“我可難受了。”

“知道難受你還去喝酒?”宇文皓在旁邊吼了一聲。

“打雷了!”宇文齡又嘟噥了一聲,眉頭緊蹙。

宇文皓氣呼呼地道:“你等著回宮被收拾吧。”

元卿淩拉住他的手,“好了,彆說她了,讓她睡會兒吧,宿醉是很難受的,明日醒來,她的腦袋得痛爆炸了。”

“活該!”宇文皓又是生氣又是心疼,“冷四爺是個冇性的人,她自己不知道分寸嗎?跟著一個大男人去逛秦樓,還喝得爛醉如泥,看父皇怎麼收拾她。”

元卿淩沉沉地歎了一口氣,哀怨地看著宇文皓,“你得去跟她的人說一聲,回宮彆亂說。”

宇文皓皺起眉頭,“說不了,她帶來的人都是母妃和太後派來伺候的,也就那麼一個半個是她自己的心腹,這事瞞不過去,彆想了,宮裡怪罪下來,你我都遭殃。”

宇文皓說到這裡,下意識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後麵,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他又被打板子。

他上一次被打板子的時候就發過誓,絕對不能再被打板子了,如果父皇這一次還打,那他就得去找靠山來。

翌日,宇文齡回了宮中,冇多久,果然宮裡頭就來了旨意,說要傳太子和太子妃進宮去。

宇文皓早有了準備,今日一早就請了韋太傅過來,說要谘詢太傅一些國策上的事情。

忽然旨意抵達,他便乾脆邀請太傅,“今天本王還有很多事情要忙,怕是不夠時間聆聽太傅的教誨,不如太傅隨本王一同進宮,路上再細說?”

太傅對於太子這麼勤政感到無比的欣慰,自然冇有反對,甚至還十分高興地一同去了。

明元帝果然是發了大火,但是此事不能當著太傅的麵說,偏生太傅是老師,不好請他出去,隻是借了個由頭,說他辦案不力,痛斥了一頓。

元卿淩就冇這麼好待遇了,去了太後宮中,賢妃也被請了過來。

賢妃自打禁足,還不曾出來過,如今因著宇文齡的事情,太後破例請她來,且是麵對元卿淩,賢妃新仇舊恨湧上心頭,對著元卿淩就是一頓劈頭大罵,“你自己品行無狀就罷了,還帶壞了公主,你府中都是些什麼人啊?堂堂太子妃,招惹些三教九流的人回來,還把公主帶去了那種地方,如今公主已經年滿十六,即將辦下降的事,若此事傳了出去,你擔待得起嗎?”

元卿淩這會兒實在冇辯解的說法,知道這場委屈在所難免了,隻能是耷拉著腦袋聽罵。

賢妃見她不反駁,越發的上火來氣,竟指著她的鼻子罵道:“本宮警告你,必須把那狂徒抓捕歸案,控她拐帶公主的罪名,若不取了那人的頭顱,本宮絕不善罷甘休。”

元卿淩退後一步,避開她發顫的手指,“母妃,是齡兒自己跟著他去的,齡兒已經成年,她應該為自己做的事情負責,且她雖然是去了梢頭醉,但冇有受委屈,更冇有受到……什麼其他的對待,隻是喝醉了而已。”

“隻是喝醉了而已?”賢妃揚手就要一巴掌打過去。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