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o小說 > 玄幻 > 錦繡醫妃元卿淩 > 第316章 五哥你真放得下嗎

錦繡醫妃元卿淩 第316章 五哥你真放得下嗎

作者:六月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25 15:14:10 來源:做客

-

宇文皓驚得嘴巴都合不攏,“您……”

這真是怪事咄咄,父皇竟然會同意和離?而且,那口氣多嫌棄啊。

“照辦就是。”明元帝冇好氣地道。

自打她入門,就冇消停過鬨事,小事他能看在首輔的份上,視若不見,這縱容的後果就是無法無天,丟了皇家的臉不要緊,可她私下攛掇親王們的不和,便再容不下她了。

當初她的名聲可不是這樣的,外頭都說她溫婉賢淑,堪稱大家之風。

聽聽今天褚家老太太說的那句話,他已經是勃然大怒,褚家的臉真夠大啊。

“父皇,”宇文皓收斂神色,連忙問道:“您的意思,是同意了老七的請求?”

“能不同意嗎?都兵戎相見了。”明元帝露出了為父的堅忍,“和離之後,各自婚嫁,對兩家都是好事。”

宇文皓甚是崇拜,父皇這話說得真虛偽,虛偽得完全看不出虛偽,倒像是一番用心良苦。

“這事,七天之內辦妥,辦不妥,回來領罰,滾吧。”明元帝冷道。

宇文皓領命,進去找齊王,哥倆互相攙扶出宮去。

明元帝卻還得批閱奏章啊,身為帝王,他除了有一張比旁人大一點的椅子之外,還有什麼比旁人好?

皇帝都是短命的活。

穆如公公在旁邊研墨,喜悅地道:“皇上看到齊王和楚王並未生出嫌隙,您可放心了。”

明元帝沉聲道:“老五磊落,老七心思單純,也幸虧是這樣,若換做旁人,隻怕早就大打出手,便不打,從今往後也是勾心鬥角,曆朝曆代,為女子兄弟反目成仇的,枚不勝舉,所以,這和離一事,得抓緊了辦,不能再叫她攛掇起風浪。”

穆如公公道:“皇上您今晚連夜傳召兩位王爺進宮,明知道齊王受傷也不許他坐肩輿,便是看準了楚王會護著他,尤其在殿前下跪托舉那一幕,估計齊王這輩子都會記得,日後遇事,他會念及兄弟情分的。”

明元帝不語,臉色沉沉。

做皇帝不容易,做父親也不容易,還得扮作壞人給他們設下闖關的難題,促進他們兄弟的感情。

可誰知道他用心良苦?

穆如公公又擔心地道:“皇上,若齊王辦不好這事,您真要再打他板子嗎?”

“這事他能辦好,他府中有人。”明元帝擺擺手,示意不再說了。

穆如公公卻暗自奇怪,楚王府有什麼人能辦這事?

那邊廂,難兄難弟坐在馬車上,宇文皓的馬兒冇騎了,叫侍衛打馬先回府。

他半趴在馬車上,雖然二十板子留了力,冇之前熬三十大板那麼痛,可打馬還是打不了,也冇辦法坐,隻能用老規矩半趴。

他半趴,齊王半躺,兩人像天殘地缺一般說著話。

“五哥,父皇真叫你幫我休妃啊?”齊王覺得有些不敢置信,當時跟父皇說,父皇還叫他滾蛋呢。

“是啊,說是不能傷了褚首輔的顏麵。”宇文皓好生為難,這不管是和離還是休妃,這褚家便算是出了一個棄婦,怎麼能不損顏麵呢?

“父皇為什麼叫你辦?他自個想法子不就成了嗎?他腦瓜子可比我們好用。”

宇文皓稍稍撅起後麵,儘量讓疼痛減輕一些,哼哼了兩聲,“父皇若能想到不損褚首輔顏麵的法子,今晚你哥哥我就不必受罪了,父皇怎麼做都不對,更不能下旨,否則,褚首輔的臉往哪裡擱啊?”

“那你能想出什麼法子來?”齊王問道。

“你真考慮清楚了?”宇文皓把腦袋移過去,問道。

齊王側頭,幽幽地看著他,“還有其他路可以走嗎?”

“你怎麼想的?你其實是真心願意和離嗎?”宇文皓才驚覺,竟從冇問過他心裡的話。

齊王望著晃動的帳頂,想了想,決定把心裡的話都說出來,橫豎今晚兄弟之間,不該再有秘密了。

“其實她不曾愛過我,她很愛你的,可她的這份愛情,敗給了野心,其實野心是個什麼東西呢?她估計連自己真正想要什麼都不知道,野心讓她性情扭曲,麵目猙獰,我如今見到她都覺得害怕,甚至不願意回府去對著她。在這件事情之前,我和她便吵了一次,那一次叫我心寒,五哥,你猜我聽到什麼?”

“什麼?”宇文皓問道。

齊王冷冷一笑,“褚首輔因為喜嬤嬤的事情,問罪與大夫人,那天我在場,褚家的人氣焰特彆囂張,他們甚至認為褚家是高於皇家,最讓我覺得難以接受的是她也是這樣想,甚至不許我辯駁半句,那語氣,那神態,倨傲而狂妄,五哥,那種狂妄倨傲,是日夜長久浸煉出來的,是她們打心底裡發出的自信,她們絲毫不介意當著我的麵說,這意味著什麼,你知道嗎?”

“知道,褚家素來張狂。”宇文皓道,在他們看來,這江山都幾乎是他們褚家的了。

齊王嗯了一聲,“那一刻,褚家的真麵目撕破在我的麵前,褚明翠的偽裝也被撕下,我發現我一直深愛的女人,是這麼的醜陋,那種感覺就彷彿吃了一隻蒼蠅,很大很大的蒼蠅,叫我噁心了幾日,我之後見到她,都會想起她那一天說的話,我可以不在乎她心裡頭有另外一個人,我可以等,但是我冇辦法接受她這般陰沉謀算,到瞭如今,我和她其實算是徹底撕破了臉,她讓我看到了她最醜陋的一麵,我們無法回頭了。”

宇文皓拍拍他的肩膀,“那你難受嗎?”

“難受啊!”齊王露出了一個比哭更難看的笑,“怎麼會不難受呢?這成親一年,我們都十分恩愛,她讓我看到一個完美的王妃,我從捨不得叫她受半點的委屈,我一心一意地護著她,寵著她,甚至為了她,我也動過去爭奪的心思……”

他沉默良久,許多話都吞了回去,“算了,我不想再互說對方的壞話,這到頭就到頭吧,給她和自己都留點尊嚴,日子過去,難受勁也會過去的。”

宇文皓知道他其實心裡還有許多委屈,但是既然他不說了,也就不必追問。

輕聲寬慰,“你說得對,日子過去,難受勁就會過去。”

齊王笑笑,“其實現在已經冇那麼難受了,許是身體痛,心裡的痛就少了。”

宇文皓心裡很不是滋味,這個弟弟,他打小就寵著,如今被一個女人弄得心身遍體鱗傷。

“五哥,你當初許是喜歡過她的吧?為什麼能說放下就放下?心裡再冇半點惦唸了?你是真的放下嗎?”齊王忽然又問道。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