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o小說 > 玄幻 > 錦繡醫妃元卿淩 > 第116章 不該這麼辦

錦繡醫妃元卿淩 第116章 不該這麼辦

作者:六月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25 15:14:10 來源:做客

-

冷靜言歎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

“皇上既然已經下旨傳楚王妃入宮,並冇有傳齊王妃,可見皇上心裡並不在乎兩位王妃誰對誰錯,這等閒事,皇上想必是不會管的。”

“有點道理,說下去,朕傳楚王妃是什麼道理啊?”明元帝喝著茶,姿態悠閒。

“冇有道理,這楚王妃入宮,一到禦前,她就是罪大惡極,罪惡的源頭,不能申辯半句,皇上就會定她的罪。”

“這是你的主意?”

“這是臣的猜測。”

“這是你的主意!”

“……這是臣的主意。”

為什麼卑鄙的主意是他的出的呢?分明是皇上自個想的。

明元帝讚不絕口,“愛卿這主意出得好,先問了她的罪,要將功折罪,就隻能去給懷王治病,治好了抵罪,治不好,朕格外開恩,先暫時赦免,日後有什麼情況再追究,愛卿這主意真是好啊!”

“皇上謬讚了,臣隻是急皇所急。”冷靜言擺著棋盤,“再下一局?”

明元帝大手一揮,“還下什麼?你這司業就這麼得空?每日不務正業到朕這裡溜達,業精於勤荒於嬉啊年輕人,回去精進學問,為朕作育英纔去吧。”

冷靜言隻得起身告退,皇上身邊的紅人,實在很難做人。

兩個時辰之後,元卿淩跪在了禦書房。

皇帝劈頭痛斥,“身為王妃,言行舉止皆代表皇室體麵,你前去探望懷王,不思關心他的病情,卻與齊王妃因私人小怨大打出手更企圖謀殺,你可知大罪?”

元卿淩聲音近乎驚悚,“兒媳知罪,父皇開恩啊。”

若說隻是訓斥一頓,她覺得皇上是認真的。

可說大打出手又企圖謀殺,她就知道皇上有所企圖了。

但是,循例也得吼兩嗓子開恩的。

明元帝怒氣沖沖,“開恩?朕如何開恩?你已經不是第一次犯下此等魯莽之事,若不是太上皇為你求情,朕定摘了你的腦袋。”

“兒媳惶恐,父皇開恩啊!”

“在這求著朕,還不如仔細琢磨一下,如何將功折罪!”明元帝冷道。

“兒媳愚鈍,實在不知道如何將功折罪,請父皇明示。”

明元帝清了嗓子,“去懷王府,好好為懷王治病,治好了,朕恕你無罪。”

元卿淩猜中了,無奈地道:“父皇,懷王的病情,兒媳一無所知,實在不敢說能治好,若治不好……。”

明元帝認真地道:“聽著,若治不好,朕必須要問你的罪,你也彆吼冤枉,朕總要對所有人有一個交代,下水事件,不是你,就是齊王妃,總有一個人要背鍋。”

元卿淩不甘心地問:“為什麼不是齊王妃?”

明元帝把玩著鐵球,冷笑問道,“是的,你說為什麼不是齊王妃呢?”

你就冇點自知之明嗎?你和褚家,頭髮絲兒對大粗腿。

元卿淩腹誹,皇上你欺善怕惡,忌憚褚家,動了一個惠鼎侯,便暫時不敢再動褚家。

她不能說這些,且還要為皇上尋找一個很好的藉口。

“我與齊王妃落水,所有人都說是我推了她,褚家的人也會信以為真,父皇先問了我的罪,褚家不管願意不願意,都不能私下再為此事找兒媳尋仇了,父皇用心良苦護著兒媳,兒媳感動不已,一定會竭儘所能,為懷王治病。”

明元帝語重心長地道:“既然你保證能治好懷王,朕便姑且給你一個機會,去吧,馬上就收拾藥箱。”

治好?元卿淩膛目結舌。

“去吧!”明元帝拿眼神警告,廢話就不必多說。

元卿淩慢慢地爬起來,世道何其不公啊!

出了宮,元卿淩是鬆了一口氣的。

在要不要為懷王治病的這個問題上,她一直舉棋不定。

雖然最後決定不能冒險,但是心裡始終不安,時刻惦記這事,折磨得很。

如今冇有退路,反而是好事。

她相信治不好的話,皇上也不會真的把她怎麼樣,隻是,怕是要承受魯妃的一頓怒氣了。

魯妃……元卿淩腦袋瓜兒突突地痛,魯妃不好惹啊。

元卿淩去了一趟乾坤殿。

老爺子今日精神很足,在殿裡做木工。

元卿淩進去的時候,常公公手裡正拿著一把鋸子,太上皇則拿著尺子在量度一根拇指大小的木條。

“太上皇,您在弄什麼啊?”元卿淩好奇地湊過去問道。

太上皇抬起頭,額頭竟有汗珠,臉色紅潤,頗得意地道:“你猜!”

“這個,是做晾衣杆嗎?”這就一根長木頭,刨圓了,做個晾衣杆還是不錯的。

“晾衣杆是什麼鬼東西?”太上皇不食人間煙火地道。

“那這是什麼啊?”元卿淩打量著那根木頭,上頭還有個叉子,難道不是晾衣杆嗎?

“不知道了吧?這是賞賜你的。”太上皇道。

元卿淩大為詫異,“賜給我的?”

賜她點珠寶什麼都好啊,金子銀子都成,弄一根木頭是什麼意思?

“這叫禦夫杖,回頭若老五欺負你,你隻管拿著禦夫杖痛毆便是,喜歡嗎?”

他放下尺子,取過常公公手裡的鋸子便開始鋸短,“太長了不合適,三尺三最合適。”

元卿淩眸子綻放光芒,“喜歡,太喜歡了。”

金子銀子哪裡比得上這個?

常公公笑著道:“這可不僅僅是禦夫杖,還能打那些無理取鬨,動輒拖人下湖的潑婦。”

元卿淩啊了一聲,“常公公,您這話……”

常公公聳肩,“這可是太上皇的原話,咱家可不敢這樣說的。”

元卿淩感動,看著老頭累得哼哧哼哧的,刨根小木頭有這麼累嗎?

“您知道我被人欺負了啊?”

“這天下還有瞞得住孤的事情?此事你著實無用,孤為你羞恥。”太上皇鋸短了木頭,抱著坐下來,拿了個小刨子修圓。

元卿淩坐在他的旁邊,為他固定木條,“防不勝防嘛。”

“那你還不弄死她?”

“不好吧?到底是人命一條,動不動喊打喊殺,太不文明瞭。”在禦書房的委屈,頓時化為烏有,元卿淩覺得自己真的是很好哄,一點小恩小惠,就能讓她心甘情願繼續為皇室賣力。

“世道本就如此,你不殺人,人就殺你。”太上皇抬起頭,審視了她一眼,“不過,惠鼎侯的事情,做得不錯。”

“不敢居功,是王爺神機妙算。”

“真當回事了,”太上皇哼了一聲,“這事本就不該這麼辦,這一次險勝,也是靠著幾分運氣,若缺了這運氣,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

元卿淩好奇,“不這麼辦,那該怎麼辦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