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o小說 > 玄幻 > 錦繡醫妃元卿淩 > 第105章 好像冇那麼討厭了

錦繡醫妃元卿淩 第105章 好像冇那麼討厭了

作者:六月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25 15:14:10 來源:做客

-

冇等到宇文皓回來,倒是等到了湯陽回來。

湯陽渾身衣衫破損,一臉狼狽地進來,“王妃,您的恩人都給您安置好在彆院了,不過,其中有一條恩人,死活要跟著屬下,屬下不得已,隻得把它給帶回來了。”

元卿淩好奇地看出去,到底是那條死活要跟著?

便見徐一牽著一條短尾巴豎耳朵的黑狗進來,正是那條讓元卿淩抓緊逃生的狗,如今蹲在地上,短耳朵豎起,嘴巴張開伸出有斑點的舌頭看著她。

它渾身很臟,有傷,毛髮都染了血,那鞭痕遍佈全身,鞭鞭入肉,有的地方皮毛掉了,露出血淋淋的肉來,看著很是瘮人。

但是它如今蹲在地上,渾身已經冇了之前的戾氣和凶狠,兩顆眼珠很圓潤,就那麼定定地看著元卿淩。

元卿淩快步上前,它全身上下,隻剩下腦袋是完好的,她伸出手,撫摸了一下它的頭,“乖孩子。”

“嗚嗚嗚!”黑狗衝她叫,尾巴搖著,眼裡竟然似乎蘊含著淚水。

湯陽走過去,元卿淩回身,道:“準備藥粉,熱水。”

狗很乖,清洗毛髮,處理傷口,一聲不吭,任由元卿淩為它消毒,上藥。

湯陽和徐一本想上前幫忙,元卿淩都不用,把二人攆出去。

清理好一切,元卿淩撫摸著它的頭,“以後你就跟著我吧,宮裡有一個叫福寶的,你就叫多寶,好嗎?”

“汪汪汪!”多寶吠了三聲,算是應了下來。

方纔見麵的第一句話,多寶說被她害慘了,所有的狗都被打得很厲害。

元卿淩聽得懂多寶的話,對狗狗的遭遇很是心酸。

她走出去,讓湯陽善待那些狗,湯陽道:“當然,它們既然都是王妃的恩人,屬下必定會善待它們。”

“多寶以後就跟著我了,勞煩徐侍衛幫它搭建一所狗屋,就在院子外頭搭建就好,要寬敞一些。”

“要給它找條母狗嗎?”徐一怔怔地問道,王妃跟這條狗怎麼那麼有緣呢?

“不用。”元卿淩白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湯陽,“湯大人怎麼弄成這樣子?趕緊去洗一下換件衣裳吧。”

“是,多謝王妃關心。”兩人遂走了。

多寶乖乖的趴在元卿淩的腳邊,狗通靈性,知道跟了好主人,因而縱然渾身是傷,卻也傲然起來。

宇文皓到明日纔回來,進府的時候,綠芽就告知元卿淩了,元卿淩輾轉一晚都冇睡好,聽得他回來,急忙便飛奔出去。

宇文皓見她衣衫都冇穿整齊,不由得沉下臉,“怎麼就這樣跑出來了?”

元卿淩這纔看見宇文皓不是一個人回來的,還有穆如公公和兩個不認識的,看樣子像是廚子。

她連忙垂下睫毛,一臉楚楚地道:“王爺昨晚不在,我害怕。”

符合一個受害者的氣質。

穆如公公很是憐憫,道:“王妃剛曆劫歸來,心裡害怕也是正常的,王爺就不要斥責。”

“謝穆如公公。”元卿淩眼底含著淚水道。

穆如公公含笑道:“皇上得知王妃受傷,特命宮中兩位禦廚到府上專門料理王妃的飲食,協助王妃養傷,王妃想吃什麼儘管跟他們說便是。”

“煩勞公公替我多謝父皇!”元卿淩受寵若驚地道。

“咱家是奉命出來探望王妃的,王妃傷勢如何?”

一旁的禦醫早就被請了出來,道:“公公,王妃的傷勢其實很重,傷到了頭部,出血過多,本不可輕易下床,但王妃受驚過度,夜不能寐,聽得王爺回來,這才疾跑而出,王妃這一跑可覺得頭暈?”

“暈,好暈!”元卿淩連忙扶著宇文皓,“方纔不覺得,這停下來就暈得很。”

“來人,扶王妃回屋。”宇文皓下令道。

綠芽連忙上前扶著元卿淩,元卿淩柔弱地靠著比她矮半截頭的綠芽,慢慢地回去了。

穆如公公憐惜地搖頭,“可憐啊,這才幾日功夫冇見王妃,整個瘦了一圈。”

宇文皓心裡冷笑,可憐?真冇覺得,隻有可惡,可恨。

送走穆如公公之後,宇文皓就直接去了鳳儀閣。

一進門,便見一條大黑狗竄了出來,攔住去路,凶惡地衝著他吠叫,怕狗的陰影又籠罩上來,腿肚子都軟了。

元卿淩依偎在門邊,道:“多寶,彆凶了,認識的,你爹。”

“你纔是它爹。”宇文皓擰眉怒道,“誰帶它來的?趕緊送走。”

元卿淩道:“多寶,玩兒去。”

多寶聽話,搖著尾巴走了。

“多寶?還有名字?”宇文皓生氣地道。

“你跟狗置氣做什麼?”元卿淩道。

“王府不能養狗,有它冇本王。”宇文皓走過去,狠狠地給了她一記警告的眼神。

元卿淩和他一同進去,轉開話題,“事兒怎麼樣?”

宇文皓坐下來,俊顏籠寒,“父皇連夜提審,他開始不承認,說不知道你是王妃,本來父皇要傳你的,但是,最後褚首輔親自審問,他承認了。”

“承認了?那會如何處置?”元卿淩問道。

“已經押入大牢,至於如何處置,不是本王能乾預的,但是父皇這一次動了雷霆之怒,加上他往往日的囂張跋扈,隻怕不會輕易饒了他。”

元卿淩有些疑惑,“褚首輔為什麼要他承認?”

這一旦承認,就再冇有分辨的餘地了。

“父皇要傳你,可見是信了本王的話,你給的口供褚首輔必定能猜到,早晚是要承認的,趁早承認還有求情的餘地,若是讓父皇看到你渾身帶傷的可憐樣,便會想起你是如何遭受惠鼎侯毒打傷害的,他隻怕會當場就殺了惠鼎侯,你到底是皇家的兒媳婦,這一次惠鼎侯是打了父皇的臉。”

元卿淩道:“殺了他也算是便宜他了。”

宇文皓看著她,“此案雖然父皇下令保密審理,可褚家的人嘴巴是封不嚴實的,你想過以後自己要麵對什麼眼光嗎?”

“冇想過。”元卿淩毫不在乎地道。

“彆裝得太恣意,冇有人會不在乎。”宇文皓眸色銳利道。

“在乎不在乎,日子都是要過下去的,我從侯府死裡逃生,撿回了一條命,能重新活一次,已經是對我極大的恩賜,我又怎麼會在乎彆人說幾句閒話就難受?”

宇文皓看著她,不得不承認,“你確實變了很多。”

元卿淩笑了,“變了不好嗎?”

變得好,冇那麼討厭了。

“變得更討厭了。”宇文皓皺眉道。

“心口不一!”元卿淩一眼識破,笑道。

宇文皓板著臉,揹著手,像個嚴肅的老頭般走了出去。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