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o小說 > 玄幻 > 錦繡醫妃元卿淩 > 第104章 依賴是什麼東西

錦繡醫妃元卿淩 第104章 依賴是什麼東西

作者:六月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25 15:14:10 來源:做客

-

元卿屏回了侯府,臨走之前,抱了元卿淩一下,輕聲道:“謝謝你,大姐。”

一聲大姐,叫得元卿淩心軟。

她斟酌良久,覺得還是不能按照宇文皓所說的去做。

“王爺在府中嗎?”她問其嬤嬤。

“在呢,在書房裡頭。”

“我過去找他。”元卿淩整了一下衣裳,便出門去了。

暮靄沉沉,這院子裡染了一層暮色後,竟覺得靜謐柔和,廚房處炊煙裊裊,緩緩升起,人間的煙火氣息,充斥著每一個角落,使人覺得真實卻又虛幻。

今日一劫,讓元卿淩對自己所處的時代有一種真正生活著的感覺,而不是單純地活著。

來到書房,剛好侍女端了飯菜到門口,元卿淩輕聲道:“我來!”

侍女福身,“是!”

元卿淩端著飯菜進去,屋中點了兩根蠟燭,光線跳躍又黯淡。

他在書桌前練字,地上丟棄了不少廢紙,元卿淩踩了過去,看到每一張紙上都力透紙背地寫著一個“忍”字。

聽得腳步聲,他抬起頭來,蠟燭的跳躍下,他的臉晴滅不定,眼角眉梢勾起,顯得嚴肅而沉穆。

那一道盤踞在眼角到耳旁的疤痕,增添了幾分蕭殺的氣息。

“你來做什麼?”宇文皓放下筆,冷冷地道。

元卿淩把飯菜擱在八仙桌上,走過去道:“該吃飯了。”

“不吃,拿走!”宇文皓皺眉。

她站在一張張忍字上,雙手無處安放,垂下交叉在身前,“我們談一下吧。”

“若為方纔的事情,冇什麼好談的,本王已經決定了。”他冷道。

元卿淩慢慢地走過去,站在書桌的對麵與他對望,誠懇地道:“忍,大可不必,或許很多事情很多時候都該忍,可這忍也得有一條底線,觸及了這條底線,不能再忍,否則就徹底失去了做人的節氣,我不在乎外麵的人說什麼,我隻在乎善惡是否得到揚懲。”

“你不在乎?嘴巴上說說是可以的,但是當真的惡言加身,誰又能不在乎?”他是過來人,這一年受儘了各種惡毒的話,那些話聽在耳中卻是誅心的。

“我能,我真的不在乎,因為我心裡有更在乎的東西。”

“更在乎的東西?”宇文皓抬起眼睛直視她,“什麼東西?”

“信念!”

“什麼信念?”他詫異起來,這種話,不像是元卿淩能說得出來的。

“生而為人的信念,不讓惡橫行,肆虐世間,惠鼎侯殘害了許多女子,他是惡的代表。”元卿淩說得大仁大義,但是這番話,不是說給宇文皓聽的,是讓宇文皓轉述給皇上聽的。

“說點正常的話。”宇文皓知她,皺眉道。

元卿淩眸色一冷,“報仇,他差點汙辱了我,且要殺我,此仇不報,我元卿淩這口氣就咽不下,更不能忍受這樣的賤人還好好地活在這個世界上。”

宇文皓神色稍緩,道:“便是按照本王說的去做,他也蹦躂不了多久,本王已經把此事告知靜言,他會在適當的時候跟父皇暗示一兩句的。”

“不,王爺,不需要暗示,皇上既然委派你為京兆府尹,想必是要你雷厲風行地做一番事業,若你不說,隻讓……什麼靜言去暗示,皇上反而會覺得你畏首畏尾,難當大任。”

宇文皓盯著她,“是誰教你說這些話?”

“我所思,我所想,所以我說。”

“不可能,你腦子冇這麼精明。”

“這是人身攻擊,勸王爺善良。”元卿淩道。

宇文皓一手伸出,想習慣性地拍她的腦袋,卻想起她後腦勺有傷,這手便生生地落在她的肩膀上,“吃飯。”

元卿淩道:“你得先答應我。”

“彆廢話,吃飯!”他一手拉住她的手腕,拽了過來,“陪本王吃點。”

“我吃過了,喝了湯了。”

“那就伺候本王用餐。”

“遵命!”元卿淩翻眼。

他像是餓極了,一頓飯,風捲殘雲,吃都一粒米都不剩。

“這麼餓啊?要不要再叫人給你做點?”她可記得他吃飯很有節製的,這般瘋狂地吃,可見是餓慘了。

“不必,伺候本王更衣,本王要入宮見駕。”

元卿淩蹦躂起來,歡喜地道:“是!”

兩人回了嘯月閣,元卿淩打開衣櫥,看到一件件的衣裳疊得整整齊齊,回頭問他,“穿哪一件?”

“官服!”他冇好氣地道。

“噢!”她關上衣櫥,走到衣架前拿下今日回來的時候脫下的官服,伸手摸了一下那精美的刺繡,這就是權力的象征啊。

紫袍束腰,金玉帶恰如其分地分開上下,比例完美。

官帽帶上,便彷彿是鋒芒一斂,整個人穩重踏實起來。

元卿淩第一次伺候他,雖然伺候人的活兒很繁瑣,但是今天她樂意。

言辭也不禁輕浮起來,“王爺長得真好看。”

“滾!”他瞪了她一眼。

“是,一會就滾。”她討好地說,不能得罪大爺。

宇文皓眉眼竟染了一抹笑意,就那麼斜斜地瞥了元卿淩一眼。

元卿淩的心,噗通地跳了一下,怔怔地看著他。

“魔怔了?”他也不用她伺候換靴子,自己坐下來穿。

元卿淩回過神,“冇有,在想著怎麼能把你的疤痕弄淡一點。”

“不必,本王又不是娘們。”宇文皓站起來,足足高出元卿淩大半個頭,元卿淩覺得她自己應該有一米六五左右,按照一顆腦袋二十二厘米算計,目測他應該有一米八五左右,不超過一米八七。

身高差距有點大,這裡又冇有高跟鞋,跟他走在一塊實在顯得自己太矮了。

哎,在這裡瞎算什麼身高?要命!

目送宇文皓出門,元卿淩慢慢地踱步回到房中,她想過要跟著入宮去的,但是,這個時候她應該是極度害怕,恐慌,且受了傷,要在府中靜養,這樣纔夠可憐。

隻是心緒也靜不下來,想起方纔那怦然心動的瞬間,彷彿是有電流從腳趾一直竄到腦門,再散到四肢百骸。

這是不合邏輯的。

宇文皓是個渣男,動輒用粗,語氣也從不和善,總不能因為偶爾的善心,就對他完全刮目相看,甚至,既往恩仇不計的。

元卿淩,你不能這麼廉價,一個人的真心更不能隨意付出。

她一定是患了斯德哥爾摩綜合征,這種病情最明顯的病症就是對傷害過自己的人生出依賴感,信任感。

這是病,要及早治療。

而治療的辦法則是建立積極的心態,不輕易屈服於現實。瞭解加害人的軟肋伺機發起自衛性反擊,建立限製加害人作惡的製度。

一番雄赳赳,她馬上又軟下來了,她一點都不想跟他作對了,怎麼辦?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