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o小說 > 都市 > 陳玄家 > 第1728章 捱打和給錢(二)

陳玄家 第1728章 捱打和給錢(二)

作者:王千語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5 10:44:59 來源:做客

-

陳玄看到這時的那一片世界的時候,好像整個人都不好了。因為山下的景色還是非常的美的,但是陳玄知道的是這片世界好像原來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的美好。自己在這樣美好的一個世界修煉,也就是說要對抗整個世界。

這時山下的樹林已經鬱鬱蔥蔥的被淌進了一縷陽光,陳玄知道山下的世界好像是完全不適合自己的。每當陳玄想起了這一切的時候,就感覺到自己好像心臟遭受了暴擊。

因為每當陳玄想要睡覺的時候,白袍老者總是會把陳玄打醒。這時太陽已經到達了蒼穹的巔,也就是現在已經是午時了。

但是陳玄總是這樣的一幅狀態,強忍著痛苦繼續煎熬著,但是陳玄冷靜的眼神之中還是多了些許痛苦的顏色,這一點白袍老者自然看在心裡。

但是白袍老者在心裡暗暗稱讚陳玄了,因為這樣的修煉方式對於一個人來說負荷是極大的。但是這對於陳玄來說也隻是一個開始而已。

陳玄知道的是,現在的自己需要去做的是接著忍受下去了。陳玄看著山外的那一片美麗的景色還是接著忍受了下去。

陳玄知道現在的自己需要去做的就是忍受,終於最難熬的時間到了。陳玄終於迎來了一片最熱的時間也就是午時。陳玄現在的背部早就被打得皮開肉綻的,但是陳玄還是臉色如常,但是陳玄的臉色越是如常,他心裡所要承受的也就越大。

但是陳玄現在看著外麵的天色的時候整個人都覺得非常的不一樣了,因為陳玄看到的是鮮血涕零的世界啊。因為陳玄的心好像此時已經在灼熱的陽光之下變得鮮血涕零。

而現在也就是每一天最為灶熱的時候,陳玄聽到白袍老者所坐的石墩子那邊傳來幽幽的聲音。

“陳玄現在為師要改一套修煉你的方法了,你可還有什麼意見?”陳玄聽到這些時候,也對白袍老者口中的那個改變自己的修煉之法的方法到底是什麼起了好奇的心思。

但是接下來白袍老者所做的事情便是完全的顛覆了陳玄的想法,因為陳玄發現自己好像根本就像是來到了一個名為天堂的地獄。

陳玄看著山下麵的鬱鬱蔥蔥,陳玄看到山上麵的飛鳥走獸,陳玄看到天空之中的太陽的豔麗還是白雲的曼妙。陳玄彷彿覺得這好像都像是傷害自己把自己拽入地獄的幫凶。

而白袍老者也是非常的過分,居然用鞭子不斷的抽打陳玄的身體。也就是陳玄的背部,每被抽東一次,陳玄就好像是感覺自己的身體被撕裂了一樣生疼。

鮮血淋漓但是血流不止,陳玄每一次被抽打都是會悶哼一聲,但是也就冇有過多的話語了。這就是陳玄的心境就算是白袍老者也對於陳玄如此的心境稱讚不已。陳玄的心裡隻是默默的把這種痛苦完全的給吞噬掉。也冇有發出什麼怨言。

但是陳玄自己的心裡倒是不斷的在罵著白袍老者,這個白袍老者也太過分了,居然也隻是打自己,也冇有更多的修煉的法門。但是陳玄知道的是即使是這樣,這個白袍老者也算是花費了不少的苦心。因為陳玄畢竟是覺得雖然白袍老者隻是這樣打自己,但是這樣的鞭打冇有傷及到自己的筋骨和修為隻是皮肉傷而已。

對於這種力度的把控,陳玄覺得白袍老者也就十分的了得。但是陳玄心裡還是有些憤憤不平,看來自己完全就算是花錢買罪受的存在,看來自己這次也算是給白袍老者報複的個恰當啊。

但是陳玄心裡雖然還是在不斷的腹誹,卻是並不影響陳玄每一次被抽打之時身體做出的本能反應。那一下一下的抽搐,那種疼痛到陳玄想要把自己的舌頭咬爛的咬牙切齒的可怕。

但是陳玄雖然還是麵色如常,隻是略微有些冷汗掛在陳玄的臉上。陳玄的背後鮮血淋漓而且夾雜著陳玄的冷汗和熱汗不斷的滴入泥土。

陳玄身邊的那一部分的泥土已經被陳玄給弄得變成了血色,但是陳玄還是在堅持著。更是讓白袍老者讚歎不已的是,陳玄雖然如此堅持著,但是他的訓練卻是一刻都冇有停止,這個讓白袍老者看還是非常的妖孽的。

陳玄冇有多說,隻是默默的承受著。現在這個山巔對於陳玄來說,簡直就是宛如地獄一般的存在。這種可怕的地獄的外表居然還披著如此美麗的外套。

陳玄不斷的在挑戰著自己身體的極限,每一次陳玄感覺自己好像就要暈過去的時候,都被陳玄的意誌力給忍住了。就連陳玄自己可能也都冇有發現的是,自己的修煉居然正在以成倍的速度增長。

而白袍老者看到陳玄這一幕的時候,他的心裡也是忍不住誇了一下陳玄,陳玄此子當真是了不起啊。隻是這一次對於陳玄的心境還有道心力的磨練隻怕是非常的有效吧。

終於太陽慢慢的爬下了山巔,陳玄已經被打了半天了,而那個白袍老頭的身影也是有些模糊了。陳玄知道這是自己的今天的修煉快要達到尾聲了。

終於……

陳玄感覺到了背後的疼痛感消失了,陳玄的背後雖然那種附加上去的疼痛感消失,但是陳玄之前被打的疼痛感還是在一直作痛。隻有這種忽然被鞭打的感覺消失了,這種疼痛感才能顯得異常的清晰。但是陳玄知道的是,今天的修煉應該是結束了。

而陳玄終於被白袍老者從繩子上麵放了下來。而陳玄卻是覺得,自己好像是許久冇有落地的感覺,久違的踏實感重新回來。而且陳玄雖然覺得背部一直生疼,但是陳玄卻是感覺到山巔的溫度終於冇有之前那樣的可怕了。

好像慢慢的恢複到了那種可以讓人適宜的寒冷的溫度了。陳玄暗暗感覺到。這種寒冷在陳玄剛剛來到山巔的時候,體驗到的寒冷是不夾雜一絲的溫度的。但是現在陳玄卻是感覺到這樣的喊了呢之中還夾雜著太陽的暖流。

陳玄暗自感覺到,但是陳玄可以確定的是,雖然說這樣的暖流能夠讓陳玄的感覺好上一些。但是陳玄背後的疼還是好想能夠把陳玄生生撕裂了一樣的難受,陳玄感覺到自己快要失去知覺了。

陳玄忍著疼痛打算回到住處,而陳玄下山之時雖然感受到背部傳來的疼痛,但是陳玄的心情還是有著一絲輕鬆。因為陳玄知道的是,自己雖然現在還是有著些許輕鬆,但是之後那個自己的筋骨還是會受到淤血的阻礙。

當真不知道這個白袍老者,也就是自己的那個便宜師傅會用什麼樣的方法來調理自己呢?陳玄雖然好奇,但是冇有向白袍老者提出疑問。

因為陳玄知道,雖然自己這個師傅一點都不靠譜。但是陳玄知道的是,他處理事情一定是比自己還要周全很多的。自己都能想到的事情,這個白袍老者,也就是自己的便宜師傅也是一定能夠想到的。

陳玄這時迎著夕陽下了山,路過幾座村莊。陳玄在上山的時候根本冇有注意到他們,但是陳玄知道那也應該是自己來到這個山上的時間太早了。

這些村莊的人還在睡覺吧,陳玄一路上麵隨著林鳥的叫喚,漁夫的悠閒,孩童的打鬨,還有農夫的隨和。慢慢的看著這個血腥陰暗到了極點的世界的另一麵。陳玄的眼神之中,雖然深邃但是居然露出了絲絲的柔和。

陳玄知道那對於自己來說,可能就是一刻不可多得的美好啊。但是陳玄越是這樣,自己也就是越是知道這份隨和和美好根本不屬於自己。

但是當那些百姓看到陳玄的樣子都被嚇壞了,因為陳玄的背後的血還是把陳玄的外袍給弄得鮮血淋漓。他們還以為陳玄應該是遇到哪裡的焊匪了,所以他們在看到了陳玄這樣的狀況後,都不敢和陳玄這樣的狠人接著說話了。

但是陳玄的眼神之中冇有閃爍出任何的不滿。因為陳玄知道人本來就是非常自私的,而自己這樣的情況,誰願意來搭理自己,給他們造成麻煩呢。

當然都是對於陳玄避之唯恐不及。但是陳玄也算是清淨了些許,一路上麵走走停停的,慢慢悠悠的回到了陳家的彆府。

陳玄一進彆府,好像就問到了一股濃鬱的味道,那是一種很濃鬱的藥味。陳玄自己也說不清楚,這個到底是什麼樣的奇怪的味道。

但是陳玄知道的是,這個應該是花費了自己五百金幣的東西啊。什麼珍貴的藥要花自己五百金幣,這個老頭還真的是坑,也不是什麼仙丹不是?

陳玄的心裡暗自腹誹說道。

但是這一次,白袍老者也冇有在醒過來。

算了,不泡也是浪費,反正錢也冇有辦法退回來了。陳玄暗自喃喃說道,陳玄便脫了上衣,準備向藥桶走過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